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散文随笔 - 正文*

别后悔,就算错过

逝四年是思念 2017-10-26

2014年,那时我还在上高中,我所上的那所高中都说是我们市里面最好的高中,可对我来说和其他高中没什么区别,我还是那样不热衷于学习,能出去尽量出去,哪怕是翻越高高的围墙。我没有去网吧,而是去小溪桥上漫不经心地散步,表现得很有心事的样子。有时候会去古城里面逛逛,这个古城令无数的游客流连忘返,我却欣赏不了它的美。十月份的晚上天气还是那么闷热,让本来烦躁的心更加烦躁。我的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我初中时的同学毛纯一,一个外号叫包头的家伙,包头这个诨名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从认识他时,就听见有人叫他包头,我也跟着叫,他并不反感这个外号。我们自从中考后就一直没联系过,我很惊奇他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看着手机震动我没有勇气接,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在初中时,我们虽然常常一起吃饭,一起玩,可每次都是他先说话。他总有说不完的话,我每次都是默默地听,偶尔会“真的吗?接下来呢?”回应他一下。我想也只有他能够容忍地下我成为他的朋友,有一次他也许是真的受不了了,大声对我说:“张国林,你就不能主动说点话吗?沉默不是金,蠢猪!”突如其来的这一下,我被惊吓住了,开始反思自己。我以前确实过于沉默,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觉得没必要,不想解释,不想多嘴,不想让无聊的时间过得快些。这一切的我不以为意,都成了我交朋友的障碍。也许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他才愿意自己的什么事都和我说,因为他不用担心我“泄密”。

包头长得很壮,个子又高,皮肤黝黑,他在我们同龄人中显得很成熟,就像是我们的大哥大。他的一切都领先于我(除了成绩),连早恋这个禁果他也是第一个尝试。当时,他和隔壁班一个女生的事几乎是全校公开的秘密。那个女生长相清纯,尖尖的瓜子脸,不胖也不瘦,剪着一个当时在女生中最流行的齐刘海发型,还有个很文艺的名字“王艺琳”。王艺琳虽没有沉鱼落雁般的姿色,却也胜过庸脂俗粉,而且性格开朗,一切都显得落落大方,因此我们都不反感她成为我们的朋友,甚至喜欢她成为我们的朋友。

王艺琳主动追的包头,可能是因为包头在球场上的英姿飒爽,要知道娴熟的球技是获得女生好感的很好途径。我知道这件事,是在一个早读课上。我和包头坐在后排,无聊地看着漫画,肚子饿的不想翻开课本,因为没钱买早餐,我全部的钱都资助他买NBA杂志了。王艺琳悄悄地从教室后门进来,手里拿着奥利奥和煎饺

“毛纯一,你没吃早餐吧,送给你。”

“要不要还,我身上没钱。”

“送给你的,为什么要还。”

“这头猪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吃,他也没吃早餐。”

包头用拇指指着我。

“送给你的,你想怎样都行。”

“你真大方”

王艺琳走后,我迫不及待地撕开奥利奥,包头边吃边嘟囔着“真小气,我一个人都不够吃。”我羡慕地看着包头,能够感觉到他心里的欢喜。从此他俩的事在我这儿是公开的秘密。

可我感觉包头不怎么喜欢王艺琳,好像把她当作铁哥们。王艺琳晚上约他一起去食堂吃饭,他总是推脱说要去打球,

“那我给你带吃的。”

“好,给你饭卡。”

包头每次打球都会在第一节晚自习课快下的时候大汗淋淋的回来。王艺琳每次往食堂回教室都看不见包头。

“张国林,毛纯一回来了吗?”

“没有”

“他的晚餐,哦,还有饭卡”。

“嗯”

我就这样成为了他们交流的媒介,莫名的感觉有点委屈。周末,王艺琳约包头喝奶茶,包头感觉没有理由拒绝。

“好端端地喝什么奶茶,好无聊。”

“毛纯一,我天天给你带晚餐,陪我喝杯奶茶不亏吧?”

包头拉着我一起去,说是怕无聊。到了奶茶店,我点了我最爱的蜂蜜袖子茶,他们点了什么情侣套装,听着就觉得欠揍的名字。我坐在他们对面,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喝奶茶,这是一杯永远喝不完的奶茶,包头这家伙倒是很健谈,逗得王艺琳捧腹大笑。去他爹的怕无聊,我都不知道我为甚么要陪他们。我说要走他们又拉着我不许走。这也许是包头在我面前显摆吧,这为他在我身上建立了很多自豪感。我总觉得我对于包头永远是仰视,他总是走在我前面,碰触我的好奇。而对于王艺琳,我会给她很多笑点与高高在上。因为我的沉默,我的不厌其烦给了他们很多谈资。可我却神奇般的感觉到一点点喜悦,好像发现至少有人重视我的存在。我真的是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