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散文随笔 - 正文*

旗袍情

周洁 2017-10-30

旗袍情

文/周洁

一直很想买一件丝质的美丽旗袍,尤其是那种典雅的粉色旗袍。或者去拍上一套美丽的旗袍照片,就像三四十年代那些美丽的上海女子一样。

美丽的旗袍,充满古典的灵性,女人穿上它,仿佛将中国几千年岁月积淀的隽永和优雅在这一刻集中地体现。穿上旗袍的女人,不需要额外地做派出优雅的气质和温柔的表情,小巧的立领敦促直起纤柔的颈项,流畅的线条提醒保持着挺拔的状态,开叉的下摆丝毫不影响行路却也告诉要款款而行,旗袍贴着肌肤,包裹着所有应包裹着的,却又不经意的展示了所有能展示的。密密的盘扣,像一把把锁,把雄性的身驱藏起,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女性的独特韵致,自然而然地就会与之本来固有的文化气息和易装氛围溶为一体。旗袍的风韵就在内敛、含蓄、温柔中展现。脑海里,轻易地就能浮现出一些隽永的东西:低挽的云髻、素手上温润沁透的碧玉镯、耳畔轻轻摇曳的珠坠、莹莹的铜镜,惟幔低垂的绣床,烛影摇红的纱灯,还有那檀香扇中散发出来丝丝缕缕的香味。

我相信拥有一件美丽的旗袍是每一个女人的梦想。老电影中那些花容月貌却身世坎坷的女明星,穿着一袭华美的旗袍流连于十里洋场,旗袍得体的剪裁将她的身段勾勒得那样婀娜妩媚。但灯红酒绿衣香鬓影中,她的眼神凄迷依旧,美的让人心痛。旗袍的美,是内敛而不张扬的,那一种含蓄婉转,专属于中国。更让人惊艳的则是[花样年华]中的张曼玉。每一个镜头中,她都穿一身不同的旗袍亮相,或淡雅或明艳或娇媚或婉约,变的是花样,不变的是别致。贴在她身上的旗袍犹如她的第二层肌肤,每一寸都有生命。于是她在举手投足浅笑轻颦之间,便都透着几分动人的绮丽。除了旗袍,什么样的晚礼服能让一个女人穿出这种摇曳的风情呢?

旗袍在女人的生命中曾是何等的辉煌,盛极而衰,好比一朵繁花千朵万朵之后,随之而来的是落红满地随风飘去一样,一度魂销香残后,如今一缕花魂又渐渐归来,仿若风琴的旋律般萦绕飘荡在无数绅士的梦里。女人们穿上旗袍,扭动着紧绷的腰身,显示女性的曲线美。沉静,优美,清新自然,散发着可人的香气,令人神清气爽,回味无穷。穿上旗袍,在蒙蒙春雨中,娉婷而来,烟视媚行,袅袅地走入你的梦中。不知是多少女子曾经心中的一片绿洲。

旗袍,冷艳香凝。一想到它,就仿佛感觉到了那种旷古的忧伤和哀怨。不管横亘了多少苍茫岁月,无论经历了怎样的风尘遮蔽,旗袍那织金绣银、镶滚盘花的华彩始终长留天地人心,也永远诱惑着女人的眼球和心灵。

穿梭在大街上的女人,也有穿旗袍的。她们不一定很年轻,不一定很漂亮,但当她们穿上旗袍,再普通的女人也会顿时平添一分端庄、温婉的气质。穿旗袍的女人往往是自信的,因而也是美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