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生活随笔 - 正文*

搬家奇遇记

舒星 2017-10-16

搬家奇遇记

我在北京海淀区南辛庄住着,南辛庄准备拆迁。我便在丰台区杜家坎问了一个房子,我用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行李和书到丰台去,半路上三轮车没电了,又下起了雨。在沙窝口,我等着希望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一下,把我的车拖到杜家坎,我给他们一些出租钱也行。但是没有人帮忙,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快递,他说他的三轮车也就一格电了,回去换个电瓶准备过来帮忙。但我在雨地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也等不见,我便只好自己推着车向杜家坎走去。走到快到西道口时,我怕走错了路,以前去丰台是坐公交车的,现在人行道与公交车的大公路离的远,我便推着车上了公交车走的大公路上,走几步歇一歇,走了一段路正好一个交通警察过来,说我不能在大公路上行驶,又把我的车推道了人行道上,说我的三轮车没有牌子,罚款50元。没有驾驶执照罚款20元,上大公路上罚20元,总共罚大九十元,还开了票。我说道,我是一个打工的,像一个流浪汉,是因为不懂交通规则,我承认我错了,以后绝不推车上大公路上了。后来他说他也看到了我可怜,瘦小力弱的,近50的人了,还说你不是在村里办个低保,种几亩田,出来受这个罪干什么,表面看来挺关心的。他们便没有罚我的钱,却把卢沟桥的派出所的人叫了过来,说;你跟着他们去派出所,你一天没吃饭了,他们会管你饭的,还会指给你到杜家坎的路。

我便把车推向派出所,车很重,我在下面推着,他们在警车里坐着,他们看到我的车很重就把我的车放到了附近的一个加油站。我便坐他们的车到了卢沟桥派出所。让我坐到了椅子上等着。一个保安给了我一个半个拳头大的一个小花卷,还问我喝水不,我说不喝,我在雨地里已经喝好了。就这样一直等着,晚上也不见他们让我走,只是拿着我的身份证找线索去了。这时,有一个警察问我,你以前上访过没有,我说没有,问了我一些情况后,还让我打开我的包子让他看。我说,我一个搬家的,走路的,你们也要检查包子,但我还是打开包子让他看了。他走了后我又等了一段时间,几个保安买上盒饭吃了起来,还有饮料、鸡腿之类的,他们也没让我吃,也不让我走,把我凉搁在那儿。我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其实也没有全湿透,那天是阴天,走时我拿了一把雨伞,还带着一块雨布。雨布准备着,万一下雨可以遮盖一下书,我的书因此没有被雨淋湿。我一天没吃饭又冷又饿,看着他们吃喝的那种心情,大家也懂得。这时,进来几个人,手被手铐铐着,有男的,有女的。警察把他们压到了一间房子里,上面写着闲人不得入内。我庆幸自己没有被带上手铐,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体验过带手铐的滋味。只是在书上看到方志敏烈士带过,李大钊被带过,杨开慧被带过,我们山西的小女孩刘胡兰也带过,许许多多的革命先烈们都尝过带手铐的滋味,那种坚韧不屈的精神,那种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真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还有那些气贯长虹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唯有丹心共日月,甘将热血洒江山。他们真的是傲视苍穹的不朽英灵。我一直等着,我让一个保安给我买点吃的,保安说现在超市都关门了。后来来了几个人,原来他们让我在这儿等着,是把老家山西盂县公安局的人也给叫来了。

写道这里大家也纳闷了,一个推着三轮车,在大公路上走了一断路。也没有出事故,最多大九十元的罚款。怎么把山西盂县公安局的人叫到了北京卢沟桥派出所,这样兴师动众的到底为了什么,是不是觉得集体的,国家公车的油钱花不完。而且山西盂县公安局的人来了也不是一个,我看到有四五个,都要住宾馆,还要吃饭。这也是花国家的钱,我想到,因为自己舍不得出大九十元钱,导致了国家浪费9000元的损失。我有错。

大家还想听吧,卢沟桥派出所把我的身份证给了山西盂县公安局的人,盂县公安局的人把我拉到了一个他们告我说是东城区的一个地方。老家的公安局挺热情,让我在饭店里吃了一顿小笼包,还喝了一碗馄饨。不是我一个人吃,他们也都吃的是小笼包、馄饨,是他们出的钱。后来他们就把我拉到一个叫奥成宾馆的地方住下;在半路上时,盂县公安局的人,挺关心我的,说,你父母也八十来岁了,父母在,不远游。不用在北京打工了,回老家盂县找个工作干吧,守着父母敬敬孝心。我说,我在北京干了十来年了,行礼和书都很多,回去不方便,我不像其他打工的,拿上一个旅行包一走完事。他们说帮我把行李和书全部运到老家。我说,要是你们出车费我就回老家。他们也同意。他们让我在宾馆住下,明天找一个大一点的车帮我拉行李。我和一个姓梁的公安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