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生活随笔 - 正文*

矫情的人适合在半夜听歌

孤童 2017-10-19

刚看了一场文艺电影,刚听了一首深情老歌,明明里面的故事都是你不曾经历过的,为什么你还是会沉讷良久。于是,我们以矫情自诩,断人后问。

晴也萧瑟,雨也萧瑟,幽幽如梦来,悠悠随风去,秋雨,半夜,梧桐疏缺,最要命的时节。你忽然惊醒,望着窗外一片冷冽。

没有人能感同身受,但是对于痛苦,我们的感觉是相似的,所以,你哭的时候我不知你为何而哭,但我或知你伤心如何。你笑的时候我不知你为何而笑,但我或知你快乐如何,我或知你苦,或知你欢,或知你悲绝的笑容,如此灿烂。

二十年来长梦醒,你能回味的万分之一,这万分之一再拿出三四不能说,三四不想说,剩余二三事,改改再说。你梦中的人,或失去人迹,或再不联系,就是你曾经最爱的人,你也说不清楚她如今的踪影,分别以后,对不起这句话,能够,也只能够宽慰自己,对别人毫无益处。

所以,可惜,世上多能把酒言欢谑,少堪举杯问风尘。所以,世上欢笑渐多,而你忧愁日长。

我们看老剧,听老歌,去曾去过城市,走曾走过的路,发出从前的感叹,写出从前的文风,我们似乎一切又回到开始,但是短暂的如同你长梦中的你,翻了一个身,很短。

我们终将以步入风尘的方式逃避世上。如果,有人欲言又止,请切以矫情的自诩,断人后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