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生活随笔 - 正文*

我的狗朋友

江河浩荡 2017-10-20

我的狗朋友

柯淼

自小就对猫狗之类的动物有着特别的感情,那时候,在农村除了猫狗属于常规性宠物外,其他动物则很难跨入受宠之列。记事的时候,记得我家养的是一条大黑狗,魁梧的身材,黑而长的绒毛,粗粗的嘴巴、强壮的四肢、一双阴森但又明亮的眼睛上长着两撮黑黄色的眉毛,给人一种威武、凶悍的形象。

由于日子穷、父母整天忙于给几个孩子填肚子,根本没心思给狗取个像样的名字,因为它的毛色乌黑滑亮,体格健壮,全家人都叫它大黑,一来二去,大黑这名字也就叫出去了。当时,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对大黑望而生畏,特别是那些孩子,可谓“谈黑色变”。

记得有一年的夏天,我们两帮孩子为了争夺一个洗澡的泥塘,双方不惜动用各自的全部兵力投入战斗,结果,我们这帮终因寡不敌众,从泥溏里狼狈地退出,一个个象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残兵败将,哭丧着脸东倒西歪地仰卧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看着另一群孩子在泥溏里又是狗刨、又是飘扬,玩得好不开心,躺在上坡上的我们,一个个气得鼓鼓的,这时,我灵机一动,站起身就往家跑,伙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猜测着我行将付诸实施的举动。

“ 大黑,大黑 —— —— ” 离家门还很远,我就急不可待地喊起了大黑的名字,听到我的喊声,大黑老远就上窜下跳地迎面扑了过来,没用分说,我领上大黑狗转身就往外走。来到泥塘边时,那群孩子仍然兴高采烈地玩耍着,许是玩得过于投入吧,竟然没有一个孩子看到我和大黑的到来,“嚋嚋,”我指着泥塘里德孩子,低声给大黑下达了战斗命令,听到我的指令,威武的大黑发疯般地在岸上狂咬起来,听到大黑的叫声,泥溏里洗澡的所有孩子都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个个睁着惊恐的眼睛,立刻,一条条赤裸的身体泥鳅一样争相跃出水面,顾不上拿岸边的衣服,呈鸟散状争先恐后地朝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飞去。这时,坐在高坡上的伙伴们即刻一阵欢呼雀跃,纷纷跑到泥溏边,急不可待地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浑浊的水中,随即,这泥塘里飞出了我和伙伴们的欢笑声。

大黑一直很温顺、忠诚,但它不屈的性格,却也不时地崭露出来。因为大黑个头高、长得又壮,而我体质瘦小,却又喜欢淘气,于是,常常仿效大人骑马的样子把大黑拉过来当马骑,更多的时候,大黑都是温顺有加,任我前后左右地怎么摆布,可是,有一次,大黑却突然爆怒了,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免有些后怕。那也是一年的夏天,一天午饭后,爸爸妈妈和几个邻居都坐在门前的大柳树下乘凉,巨伞一样的老柳树,生长着层层叠叠的叶片,浓荫蔽日、成为鸟和飞虫们争相前往的栖息之所,我拿着弹弓围着柳树转,眼睛不停地搜索着树上的目标,终于,一只麻雀落在了眼前不远处的枝头,我随即瞄准,正准备发射,这时,不知什么时候大黑悄悄地来到我的脚下,在我即将发射的瞬间,它将头蹭向我的腿间,石子“嗖”地一下射出去,但却远远地偏离了已经瞄准的目标,我气愤地扬起巴掌在大黑的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大黑似乎感觉到自己做错了事情,把头深深地埋下,一动不动,不时用眼神窥视我一下,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的气慢慢地也就消了,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人骑着马从我们的眼前经过,那威风凛凛的样子,着实吸引了人们羡慕的目光,是出于一种炫耀抑或是对大黑的过错给予惩罚,我一面腿骑在大黑的背上,顺手折了根树条,在大黑的屁股上用力抽了两下,顺着我调整的方向,大黑驼着我围着柳树转起了圈,是因为我的淘气,还是这人骑狗的场面着实逗人,坐在树下的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我美滋滋地骑在大黑的背上,俨然一位凯旋而归的将军洋洋得意,依然用树条在大黑的屁股上不停地抽打着,人们也笑得越发的开心,大黑这时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猛地一下停住脚步,把我重重地摔在地上,又回头在我的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我捂着脸躺在地上鲜血直流,爸爸妈妈以及其他人急忙聚拢来,七手八脚地赶忙给我清洗、包扎,大黑则静静地趴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伤得很重的样子,爸爸随手抄起一根手腕粗的木棍,使劲朝大黑打去,大黑疼的一声惨叫,随即跑开了,可是,没过一会儿,它却又从爸爸的身后悄悄地绕过来,重新趴在了我的身边,像一个闯了大祸的孩子,泪眼巴巴一动不动地盯着我,还不时地伸出舌头亲昵地舔着我的手。眼睛同时下意识地不时瞟着余气未消的爸爸。那一刻,我在心里已经完全原谅了大黑。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