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农民工语录

万象 2017-6-26

“我实在弄不明白,贪官几亿元、几亿元地贪污受贿,为啥会有那么多钱?那么多钱都是谁给他的?给他做啥用?几亿元有多大一堆钱?要是用蛇皮袋子装的话,得装多少袋?谁能扛得动?扛着往哪里放?他要那么多钱做啥用?他能花完吗?花不完咋办?公安抓贪官的时候,光是点钱就烧坏了好几台机器,他自己在家点钱,用不用机器?这些机器烧坏过吗?如果不用机器点钱,他咋样点得过来?”

“不就是睡一晚上觉吗,为啥会有人花好几百块钱住宾馆?他随便找个地方不能睡吗?好几百块钱,仅仅在一张床上睡个觉,亏不亏呀?他这个账是咋样算的?”

“不就是坐火车吗,为啥还要买卧铺?坐在硬座上不是一样吗?我只要是坐着就很舒服,坐一晚上火车也是享受。难道坐卧铺能早到一会儿吗?不都是一样的到站吗”

“城里人是不是都有神经病?好好的屋子,好好的墙面,就要铲了去重新装修?有的人买了二手房,本来房子就装修的很好,也没有住过人,仅仅因为不喜欢地砖的颜色,就要铲掉重新铺,是不是脑子长毛病了?还有电视机、空调、抽油烟机,都是好好的,就因为别人用过了,就一定要拆下来扔掉,自己再换新的。他该多有钱?这些钱是怎样挣来的?我为什么挣不到那么多钱?就是能挣很多钱,我也不会胡乱糟蹋。”

“城里人特别古怪,有的卖花送花盆,有的卖花盆的又送花,到底是花儿值钱还是花盆值钱?”

“有的广告写着‘高价收药’,有的广告写着‘购药优惠’。这两块广告牌子就隔一条马路。为啥收购药的不到对面的药店去?为啥卖药的不卖给对面收购药的人?”

“都是香烟,为啥有的卖百十元一包,有的才卖几块钱一包。百十元的香烟真的那么好抽吗?我见过抽几块钱烟的人咳嗽,抽百十块钱烟的人也咳嗽,不都一样吗?”

“为啥城里人这么有钱,农村人又那么缺钱?国家为啥不把给城里的钱,匀一点给农村?”

“北京一套房,好几百万,有的还上千万。这么贵的房子,睡觉就很香吗?外地人一辈子也挣不来一套北京的房子,只是咋搞的?谁出的主意?”

“电视上开会,每人手里都拿着稿子,可是,台上的人还在念。自己看自己手里的稿子不就完了吗?还有的人开会做记录,那就更不对劲了。自己有稿子,还要在本子上记录,到底有啥用?”

“原告和被告到底是啥关系?为啥有的官司打下来,原告还和被告一起吃饭?没有怨没有仇为啥会打官司?有怨有仇为啥还在一起吃饭?”

“为啥有的贪官在法庭上痛哭流涕地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这到底是啥意思?农民的儿子就应该当贪官还是当了贪官就不该受罚?”

“一带一路现在很火,电视上说‘带’到哪里哪里富,‘路’到哪里哪里发。为啥不把一带一路弄到咱们那里去?再说了,一带一路都好得不得了,要是十带一百带,八路九十路,不更好吗?”

“城里人退休金几千块还嫌少,农村人几十块钱还说好。到底谁对谁错,谁好谁坏?”

“我是当保安的,北京每年开两会我们都要在地铁、大桥值班守卫,说是防止坏人破坏。为啥一开两会坏人就要来北京?不开会的时候坏人来北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