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艺术家木心的深刻

麦田的守望者 2017-10-12

艺术家木心的深刻(随笔)

喜欢读陈丹青,自然就喜欢读木心。艺术家中唯有读木心你才有了超凡脱俗的感觉。他讲完最后一次文学沙龙,招呼都不打就独自走了,没人再见过他。他牢狱十多年,是唯一不被灾难击倒的艺术家,仍然精神十足,风度翩翩。他说自己是三个人,画家,作家,音乐家。他是地地道道靠艺术活命的人,那样的纯粹,干净。他说他做了个梦,音乐是最美的,一切艺术都是通向音乐的,很高兴的是,人们从他的画中看到了音乐,音乐是飞翔的。

他认为老巴赫是音乐建筑的大师,自我完美,把别人也完美进去。他说勃拉母厮的脸是沉思的脸,发脾气的脸。用音乐来发脾气是最惬意的事。贝多芬是乐圣,博大精深,沉郁慷慨。莫扎特是俄尔普斯的快乐和平、祥和。肖邦是忧伤,自爱,怀想的。谈贝多芬,谈肖邦,最大的难事是要年轻人承认浅薄。他还说,玫瑰愿意与莫扎特的音乐共存亡!莫扎特如果不知道自己伟大,怎么可能如此伟大呢! 他用心和智慧去感悟音乐的世界的真谛,仿佛又总在提醒着人们, 音乐是美好的, 善良的、 忧伤的,总在唤醒人们有心灵的清新,不能与粗俗,暴烈,卑鄙,阴暗等匹敌,让每个音符都充 满人文的高贵。音乐除了真、善、美,一定还有是与非,再次告诉人们,我们可以忧伤,但不可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