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山水间感悟秋

带刺的玫瑰 2017-10-27

大凡有情趣的人,都有一颗童心。“崇祯五年十二月,大雪三日,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的张岱,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雅士。

天高气清的八月,盎然的秋韵浓郁别趣,恰逢踏秋好时节,竟也萌生张岱“湖心亭看雪”样的童心。

不止一次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奔赴三山五岳,实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凤愿,却做不到“辞职看世界”顾少华般任性。凭栏远眺,东隅芙蓉一树妖娆,南院柚子沉甸金灿,西墙蜜枣绿间透红。受之魅惑,宽衣解带换上旅鞋,忙中偷闲抽身追随秋的景致,到城外武安山森林公园放逐“童心”。

公园环境秀美,空气清新,是一座天然大氧吧。琳琅满目的植被,随山势蜿蜒绵亘几公里,不分昼夜,生生不息净化这座旅游城市一方天空。

拾阶而上,道旁龙柏摇曳身姿热情欢迎每一位青山造访者。耳畔微风习习,松涛阵阵,取代城市汽车的轰鸣与人声鼎沸的喧哗,躁动心神,随之娴静。缕缕阳光穿越茂盛树枝,斑驳挥洒到身上,温情又不失温暖。徜徉充溢草木清香味的静谧森林,遥看美人蕉开得正妍,枫叶红得正浓,一切如此应时应景,心情顿时淋漓畅快。依山而建,造型古朴的亭台楼阁,在游客必经之处,贴心地提供游者坐、卧、观、眺,以愉悦身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虽然武安山海拔只有393米,没有神仙眷顾,只因唐代著名丞相阎立本墓坐落于此,有高雅士情寄幽篁间,也就赋予这片山水特有灵性。

沿先贤足迹艰难跋涉,想在林海深处领悟圣人敏锐思想,泰然人生情怀,充实心灵。一路寻古觅踪,无法企及阎丞相博大治国抱负,只沉浸在自己文绉绉的小情绪里。不禁感慨,大丈夫即便隐居穷乡僻壤,雄才大略,亦难埋没在山岚间;而小女子身在回廊中,享受曲径通幽之美,仍心系围裙与灶台。只叹是,市井之女,永远无法像志士那样胸怀韬略,逾越这片森林去领略另一片天空的湛蓝。这便是,非凡大丈夫和庸常小女子的区别所在。

由此,不敢再仰慕俊杰志向,低眉专注秋的丰硕与富厚!

木秀于林。眼前遮天蔽日的高大柳杉挺直腰杆,精神抖擞冲向蓝天,接天地之灵气强壮身躯;远处几棵青松伸展瘦枝,勇敢探身崖外,经云雾风雨之洗礼健硕身姿;足下一些不知名的野草,凭借顽强生命力,从石缝迸出一簇簇新绿,尽情享受生命欢欣;而近旁,山茶正悄悄含蕾,梧桐已开始枯黄。

一阵劲风袭来,几枚梧叶被狂风卷起恣意抛向空中忽高忽低任其蹂躏,虽不甘就此告别枝头,旋转翻腾作无谓挣扎,最终仍低沉滑落大地,牵出“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徐再思写秋心愁。眉宇处,亦沾染缕缕飞絮,萦绕心头。

越过小山丘,一抹幽香出其不意迎面扑来。瞅见几株丹桂被山风吹得“沙沙”作响,米黄色的小花如雨般纷扬飘洒。忍不住接几朵在掌心,捧之轻嗅,幽香沁人心脾。只可惜馨香犹在,芳容已被秋风揉皱。爱怜中开启手机,欲抓拍还在枝头摇曳的芬芳,留下俏丽芳容。思忖,早些时候来观赏便好,昨日芳菲定比今日娇艳。但转念顾盼,假使我明日来,树梢花颜会不会比今日更衰败?倘若“画栏桂树悬秋香”,气息馥郁,风情犹存,偶遇的芬芳定格在心,何需臆想昨日之娇艳,揣测明日之枯萎?珍惜眼前,才是人生积极态度。

其实,人们惜花,乃惜春尔!

但终究春光易逝,秋香易散,世间万物谁也无法抵挡时光轮回,犹如韶华,同样经不起岁月变迁。奚不淡化被徐再思牵出的缕缕心愁,自己也站成一道风景融入秋色中,为明日苍老,留住今昔容颜?趁揿下拍摄键的当儿,把掌心桂花揣在胸间,以斑斓秋色为背景,留下不一样的韵致?这正是“记录无疆,瞬间永恒”的最佳办法。等自己八十岁,抑或九十岁,有幸再来回顾这些生动画面,也许会羡慕此时的年轻;就如现在,常回首流连二十岁豆蔻年华的青春模样。时光留不住美丽,但可以通过镜头捕获,曾经的风华,曾经的青春。

岁月面前,做不了护花使者,不妨做个惜花人吧!

想起上山时,游客用黄菊缅怀阎公的感人场景,也徒生敬意。时光飞跃千年,人们仍络绎不绝怀念他,瞻仰他,接受世人膜拜。这,岂非人生意义之延伸,生命永存之佐证?武安山因他不朽英灵,万古流芳;他卓越建树,正被一代代玉山人传颂。

不过,等闲之辈,怎敢与画圣相提并论?只庆幸今昔山水间踏秋,受其陶染,已感悟到一些浅显人生道理。

身在围城,被生活羁绊的女子,虽无法沿先贤足迹,承载仁人志士治国韬略,但即便庸常,可不颓废;屈从,却不茫然,或许,这也是另一种生命的平实与质朴。冥冥中,已穿越时光隧道,聆听到一位老者曾在这片沃土幽居的一呼一吸,领略这座大山渊源历史与博大精深自然厚重。

西下的夕阳,行将落隐山岗。暮色中,武安山仍巍峨挺拔!

踏秋归来,满眼葱茏。不再沿袭旧习俗,刻意折几根绿树枝捎带回家的所谓“携青”。源于眉间映入松柏碧碧苍翠,怀里揣着丹桂幽幽清香,满载而归,何故损毁林木流于形式的“携青”?人生追求的是实质,不是形式。灵魂锁春,精神留香,亦是一种秉承。

此刻,武安山脉下的冰溪河在夕阳映照下闪烁迷离霞彩。高楼簇拥的两岸,早已难闻牧童歌谣,只有路人闲碎嘈杂脚步。清风拂来,玉虹桥倒影被岁月漾起一波又一波涟漪,看似不变生活影像,如空洞浮泛之光阴,年复一年阒然流逝。人生愿景,在波光潋滟中时被潜默,或又被唤醒……

告别大自然青山绿水,又将融入城市的繁华,重归生活的忙碌。作为女子,不奢望身影像武安山那般伟岸浑厚,倒希望像冰溪水那样柔美温婉,今后日子,拥有一颗不老童心,从容不迫静水深流,不负岁月,不负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