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亏欠

西施mm 2017-10-28

亏 欠

文 李玉龙

12月2日深夜,我睡得正酣,忽然父亲的敲门声把我惊醒,父亲说宝宝吐了,让我起来看看。知道我每天都要起早上班,若非特别情况,父亲是不会在夜里喊我的。因而,父亲的声音让紧绷起来,扣着衣服便来到宝宝的房间。

宝宝躺在我母亲怀里,地板上散着宝宝吐的食物及吐脏了的衣服和擦拭用过的纸屑。父亲告诉我,刚开始宝宝翻来覆去不肯睡,后来吐了两次,第二次吐时还带一点血丝。说着父亲拿起一块粘有血丝的纱布给我看。

小孩子感冒发烧是常事,我和妻子在宝宝床前观察了一阵,感觉宝宝平静下来了。也确实太困了,明天很早又要起来工作,我和妻子便回房休息。关门时我还叮嘱父亲,等天亮要带宝宝去医院检察。

刚躺下,又传来宝宝呕吐的声音,我再也没有了睡意,赶紧跑过去。父亲说宝宝还是吐,快去医院吧,不能等到天亮了!

宝宝的体质不是太好,两岁前经常有一些小毛病,夜里去医院也不只一次两次了。现在快三岁啦,前阵子我母亲还开心地夸宝宝这几个月来身体多好,身上吃得肉敦敦的,都抱不动了。可能是因为前些天让宝宝吃了不易消化的虾蟹,滞住了胃。想到平时有好吃的便使劲喂宝宝,也不考虑他能不能消化,真是后悔。

急诊室的儿科医师听了我们的讲述,又看看宝宝吐的那块带有血丝的纱布,凝重的说:“你们住院吧,吐血不是小问题。先抱他去抽血检察,然后输液。”

小男孩多数如此,除非睡着,否则他就蹦蹦跳跳,一分钟也不肯闲着。这时的宝宝却很安静,眼睛一张一合显得非常吃力。妻子紧紧把他搂在怀里,讲着以往他最爱听的笑话,若在平时,他一定会笑得前翻后仰。这时候,宝宝也认真在听,可就算讲到最逗的节口,他的嘴角也只是微微撇动一下,我们知道,儿子现在有多辛苦。

宝宝生来就很倔犟,极少哭,既便偶尔调皮摔得很痛,或者很委曲,他也只是把泪水含在眼眶里,却不哭喊。其实这样“忍着”对宝宝并不好,因而我们甚至会说,宝宝你哭吧!可他就是不肯哭出来。

护士来给宝宝抽血了,我用手紧抓着宝宝的胳膊,头却扭到背后。我不敢看到针头扎进我儿子身体的那一幕,虽然我平生最怕打针,这个时候,我多希望针头扎到的是我。

感觉过了很久,护士的针筒还是没有离开,我禁不住扭过头去。原来需要的血样较多,宝宝的血样又抽不出来,一个护士抽着,另一个护士还不停的用手在宝宝胳膊上压挤着。看到这些,我的心都碎了。

好不容易才抽完,抽血的护士感叹地说,看你儿子多勇敢,都不喊一下,你们却哭成这样。真的没办法,凡是发生在儿子身上的事,我竟然都是这么脆弱。

由于是深夜,病床没有及时安排到位,我们便挑着针液抱着宝宝走到急诊室的一张病床上,让宝宝躺了下来。此时我才微微的松一口气,抬头看一下室内的挂钟:凌晨三点。

又半小时过去了,宝宝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我与妻子趴在病床两则,眼定定的望着宝宝,宝宝的眼睛也一会左一会右的看着我们。这时,隔壁病床的一位小伙子手提着输液瓶从洗手间里走回来,经过宝宝的病床前时他下意识的看了宝宝一会,笑了一下,慢慢走向自己的病床,嘴里自言自语地说:“有父母守在身边,病也是幸福!可惜小孩子感受不到。”

天快亮了,妻子说她请假陪儿子,让我去上班,有事即时给我电话。看儿子的病情稳定下来,我也就放心了。医院离我家不远,走到楼下,看见家里的灯还亮着,原来父亲一直没有休息。听到我上楼的脚步声,父亲赶忙打开门,急切地问我宝宝的情况,我告诉他宝宝没事,问他为什么不休息,父亲说:我那能睡得着!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忽然间一下子明白了父亲。

三天后,各项检验报告相继出来,宝宝是由于吃了过多不易消化的食物引起胃粘膜毛细血管破损,只要注意饮食就没事了。看到宝宝活泼乱跳、又玩又笑的,我们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如今宝宝早已康复,我们也把他扎针时的疼痛忘得一干二净,因为这对成长中的儿童来说都是常事。然而,有件事却一直刺在我的心头:那晚,当我第一眼看到宝宝吐血时,为什么就没有马上送他去医院?却要等到他再次呕吐才下决定。是我太困了,还是太轻心了?虽说这次很幸运只是毛细血管破损,但出血的原因可小也可大,我能承受其它意外的发生吗?

这挥之不去,越积越深的不仅是自我谴责,而是重重的告诫自己,以后再遇到这样情况我该如何处理!该如何懂得做一个真正的父亲。因为,在子女面前,我们不可以留下任何遗憾,那么仅只是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