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青竹梅说水浒武松系列之言挑小叔子(一)

青竹梅0 2017-10-28

青竹梅说水浒武松系列之言挑小叔子(一)

一顿家宴之后,武松就搬到了武大家中,用潘金莲的话来说有大哥大嫂在,让武松一个人住在县衙,传出去会让人笑话她们夫妻二人不讲兄弟情面,武松也没多想,随口就答应下来了,然后到县衙收拾行李,顺带打个报告,知会了知县一声,在得到批准之后由一个土兵挑着,住到了武大家中。

这样一来,一家人在他乡团结,不可谓不幸福,而且自从武松来到家中,潘金莲简直换了一个人,武松住进武大家中的第二天早上,潘金莲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好洗脸水,把洗漱用品全都准备齐全了。然而这一切不是为武大准备的,是为武松准备的,如果说武大也享受了如此待遇,那只是他沾了他弟弟的光。等到武松都收拾好了,潘金莲特意嘱咐武松,去县衙画个卯就回来吃早饭,什么叫画卯呢?就是我们现在上班打卡。武松去打卡了,这边潘金莲赶紧洗手剔甲,齐齐整整安排下饭食,一家三口共吃。吃完饭之后呢?吃完饭之后潘金莲双手捧着一盏茶给武松吃了。武松见嫂子如此热情,他不光是要客气,他而且要委婉的拒绝。武松说叫嫂子受累了,兄弟我寝食不安,这种事情以后我从县衙找一个土兵过来做就行了,潘金莲怎么说呢?潘金莲连忙制止,并且说土兵笨手笨脚的,只怕照顾不好武松,而且在潘金莲看来,她服侍的是自家的骨肉至亲又不是别人。说什么受累不受累。这是武松在武大家住下来的第一天。那接下来呢?接下来武松拿出银子请街坊四邻吃茶叙感情,又过了不到几天武松又给潘金莲买了一匹绸缎做衣服,这让潘金莲实在是大喜过望,甚至有点如在云里雾里,她对武松说到这个如何使得啊,既然是叔叔送给奴家的,那奴家不敢推辞,只得接受。就这样日子一直过下去倒也相安无事,而潘金莲却时常对武松说一些疯话,撩拨的武松不自在,而武松也不见怪。

武松的到来,让武大的家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潘金莲像是换了一个人,她给武松准备洗漱用品,做饭的时候甚至连手指甲都剪掉了,又给武松端茶递水。我们从潘金莲这一连串的举动中可以看出,潘金莲在武松面前是极其用心,极其小心,她不想让武松看到她丝毫的不足之处,她要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在武松面前表现的尽善尽美。这是一种什么心态?这是一种恋爱心态,而且是主动追求者在面对自己要追求的那个人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基于人的原始本能的心态,是人性中的动物性的一面。如同孔雀开屏,雄孔雀总要在心仪的孔雀面前,开屏展翅,让雌孔雀看到它最美丽的一面,这个东西是无法掩饰的。

可见,武松甫一到来,就让潘金莲忘记了自己已经为人妻,她又回到了青春期的少女时代,开始对爱情有所憧憬,她的痴心让她已经完全顾不上她和武松的社会关系已经是既定的了,她顾不上自己是嫂子的这么一层身份,她的眼睛里也再容不下武大。而且武松对她的尊重和礼让以及出于叔嫂感情而送她绸缎的举动,让潘金莲产生极大的误会,她认为武松了解她的一番良苦用心,在这种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中,她的妄想症越来越严重,我们总说痴心妄想,其实如果把这个词分开的话,我们就会发现,痴心的人一定会妄想,而且是非常偏执的妄想,这种人会把一切都往他自以为是的结果上去想,而忽略了另外一面,潘金莲正是因为太痴心了,所以她才会妄想着武松也跟她有一样的想法,所以她开始对着武松说疯话,玩暧昧,她在等着武松对她报以热烈的眼神和某种让人面红耳赤的信号,可是武松反馈给她的信息只有三个字:不见怪!

其实要青竹梅来说,以武松这样的性格,他不可能不见怪,只是,他即使再见怪,又能做什么呢?这是他的嫂子,他亲生大哥的女人,虽然他也知道武大与这个女人之间的感情脆弱的如同风雨中的危巢,但是这毕竟关乎着他大哥的名誉,他必须要维护,还有,潘金莲虽然经常说一些疯话,但是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当面对这样一个柔情似水而又老奸巨猾的嫂子的时候,武松一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在潘金莲柔情似火的爱情攻势下,报以明白的尊敬,甚至有点装糊涂的味道,他要尽力把双方的关系拉回到正轨。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