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家(老院子)

一尺红尘 2017-10-29

昨日,九九重阳,已经好几个这样的节日没有回家,恰巧几个朋友也在,带上酒肴,带上一颗游子久违的心,回到村庄,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妈,爸,已经老的更老,但是看到儿子的心喜,不容分说瞬间就已经印刻在满脸岁月沧桑的每一道纹理。

我的心有些澎湃,满肚子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年岁大了,爸妈都已经成了真正的真聋天子,说起话来比较听不见,于是干脆的房前屋后的走走,不变的家,不变的家具,不变的许多摆设,一下子脑海里填满满满的回忆。

家,广义上的理解或许只是一栋房子,房子里住着自己的最亲近的人。我的这个家是我的老宅,是我十九岁为了娶媳妇盖的房子,那时候爸爸跟我现在差不许多的年龄,刚刚改革开放,爸妈的思想虽然前卫,但是由于比较特别的身世,爸爸做事总喜欢留有余地,所以这栋房子建造的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在当时的村落也算小有名气。

我在这个房子里结的婚,一个很喜欢的妻子,也是在这个房子里有的儿子,这个家实现了四世同堂的鼎盛。

那青砖,碧瓦,蓝天,白云,印记了我家族的传承,也见证了为了这个家所有子孙的努力与奋斗。这样一段一段的历程,是最普通的老百姓的故事。也是改革开放实现民族振兴的见证。

1, 老太君

这个家里如果说有一个最大的功臣,那是我的奶奶,奶奶如今已经不在了,但是奶奶的居室,包括所有的奶奶生前的东西都完好的保留,因为她老人家是我们这个家绝对的权威,可以说没有奶奶就没有这个门口,没有今天。

奶奶的娘家成分不好,是地主,奶奶在娘家排行老三,因此叫三姑娘,也因为那时代家里不缺大洋,因此读了三年私塾,所以奶奶认字。

但是奶奶却也有裹脚的经历,但裹脚却不是很成功,二姨奶那是标准的三寸金莲,但奶奶却受不得那些苦,宁可不做大家闺秀,也要放脚板一个自由。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奶奶习武不喜文。

爷爷是很有才华的公子哥。奶奶嫁到我们家只有十五岁,爷爷十三岁。但是由于该死的战争,奶奶跟爷爷只在一起过了幸福的十年。

抗战,作为一个华夏儿女,一个管里流着鲜红热血的七尺男儿,爷爷当所为,参军抗日。爷爷当时是国民革命军五十二军,由于爷爷有文化,作战机智,很快提干当官。

但是,风云变换,抗战胜利以后,解放战争,军令如山,并不是你愿与不愿。当时奶奶徒步一百二十里在鞍山抱着只有一生日的爸爸跟爷爷见了今生的最后一面。

很快,传来消息,五十二军已经打散了,也有的说爷爷跟着蒋委员长从营口上船去了台湾。

就是这样,奶奶带着我的爸爸开始了长达六十多年的孤儿寡母的生活。岁月漫长而深情,就如东河沿的芦苇一样,青了黄,黄了又青。

我们如今已经没有一个标尺来衡量奶奶的这种精神,是伟大还是迂腐。但是奶奶对于这个家所做的一切,包括贡献与牺牲,都早已经牢牢地印刻在心灵。

我小的时候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给我的记忆里奶奶的手很大,很粗糙。特别是我小时淘气,奶奶特爱干净,用她那个大手洗脸就如同剥皮一样痛,我是这个家里的独子。但是在奶奶那里虽然说有些溺爱,但是却一点也不娇惯。

比如孩童之间发生争吵,奶奶第一个是要弄明白原因的,谁是谁非,对的坚持,错的改正。比如十一二岁的时候,一次我与街面一个小盲流打架,给人揍了,回家本来想能得到奶奶宽慰,甚至给奖励点好处的。但是没想到却不是这样,又给奶奶打了个回勺。

也正是这样我懂得什么事特别遇到困难,不要流泪,世界不同情弱者,只有自强才能自立。所以我开始习武,终于有一天我把欺负我的盲流干倒。

多少年过去了,我的成长,我的为人,我的做事,许多优秀的品格都是那个时候奶奶打造的。

奶奶有些时候做事如果有理似乎有些霸道,但是却绝对不会欺负人,当然以前对于这些或许只是一种感官上的理解,但是经历了这许多,回头想想,老太君每一次坚强的背后要用多少苦涩的泪水支撑。

2,爸妈

爸和妈那个年头是自由恋爱,也算是很另类的新新青年,但当时据说奶奶是不同意的,原因很简单,妈妈属羊,而且从小没有妈,也就是说如果爸爸妈妈结婚,生的孩子也就是我注定这一辈子没有爷爷,没有外婆,没有叔叔,没有舅舅,没有姑姑,没姨娘,四大皆空。

所以奶奶反对,因为她已经真的很害怕孤苦。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