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冰火两重天的心灵镜像

笔耕潇湘 2017-10-29

冰火两重天的心灵镜像

笔耕潇湘

西方人说,人是有原罪的,一旦出生心灵就充满邪恶,必须用一生的时间不断地赎罪,才能修成正果,变得正直高尚纯洁。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则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人刚生出来都是善良的,一切恶习都是后天沾染上的,所以强调教育的防微杜渐,美好事物的潜移默化。两者的观点如此对立,却都表明了同样一个事实,即人的心灵是可以受环境的影响而发生改变的,要么变好,要么变坏。正因为这种改变的存在,文学艺术才有了它存在的价值——用美的事物去感染人的心灵并使之变得美好。如果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便是好的文学作品,否则就是文字垃圾。是制造精神食粮还是制造文字垃圾,是每一个作家首先必须面对的价值选择。你是愿意用一生的心血去揭示你的心灵所能体悟到的至真至善的美好,还是用迎合的姿态为欲望的浊流推波助澜?选择的结果亦即你的作品,就会检验出一个写作者的高下优劣。

但在现实的环境里,评判一个作家的价值往往掺杂更多的社会因素。比如某名人能得到西方人颁发的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依然不能掩饰他是一个垃圾的事实,因为只要你一读他的作品,作品的内容就会出卖他的灵魂。在他的作品里,读者很难体会到那种感动心灵的美感,反而在阅读的过程中,像驱车于坎坷不平的砂石路上,饱受龌龊亵渎的颠簸。因为他取得了太大的名声,自然不乏太多的拥趸,面对灵魂的拷问,辩护者只说他对魔幻现实主义这种体裁的创新。这就像我们指责一个杀人犯的残暴,他的律师却说他的刀法不错。在这里,我无意对一个徒有虚名的“至尊”进行解读,还是回到前面对于文学心灵的剖析吧。既然人类对于自身心灵原点的解释是相左的,那么,我们不妨用朴素唯物主义的观点来和一下稀泥:人的心灵是天使和魔鬼的综合体,它一方面表现为对正直、公正、善良和美好的追求,另一方面又潜藏着维护个体私利的本能。然而这种两面性并不矛盾。在自然界,当条件适宜时,种子就会发芽;在人的心田,受到外界不同信息的触发,就会滋生相应的意念,激活心灵的某种属性,进而通过生物电流对行动进行指挥。当一个普通人行走在路上,偶遇一个小孩跌倒在地上,他也许会不加思索地上前扯扶;但下一分钟,在无人看见的情况下,面前出现一个有价值的无主物,他的心间不免产生据为已有或揩油拿一点的冲动。至于是否实行,一看环境,二看其自律的能力和后天修为的程度,但那种“于已有利”的念头是绝对会在一瞬间暴发的。

人类进化于动物,禀性就保持着深刻到骨子里的动物属性——自私,为了生存而排他甚至消灭对手。据现在科学论证,在一场轰轰烈烈的造人运动中,肉炮兴奋至极的时候,射出数以亿计的子孙,这数以亿计的小家伙们一出膛口就必须沿着崎岖的隧道没命地向前奔跑,只有跑到最前面的那一个才有机会与卵子结果,完成生物学意义上的使命,化身胚胎,进而孕育为人,其余的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牺牲品。这样的发现不由令人瞠目结舌,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啊!无论在微观的层面,还是在宏观的社会环境中,原来人一直是在按照丛林规则行事,优胜劣汰,强者通吃。所谓的“道德”,是否只是一个美好的景愿,一个为了维持社会有序运行的束缚,进而成为掩饰罪恶和丑陋的新衣?

当然,动物除了兽性,还有“善良”的一面,所有的动物都表现出对后代无微不至地养育关爱的天性,大部分动物有同类群居合作的习惯。进化到金字塔顶端的人类,毕竟是更有感情更有理想的高级动物,更懂得群体间相互合作才能更好生存的道理;也只有这样的合作,才有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才有了纷繁复杂文化现象。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