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梅豆角

三人水可可 2017-10-31

晨起,上灶清水煮面。顾无肴菜以就之,思瓮中有腌制近十天的梅豆角,遂用竹筷子从瓮中捞出一搒,绿莹莹的发着亮,上刀切成条状,置入小蝶,放些葱花姜末,佐以老醋,香油沥入。菜香气入鼻,面吃得也香。

我于梅豆角,自然很熟悉。

谷雨前后,点瓜种豆,暮春谷雨,天气暖了,在自家院子的墙角下,松土,点水,入种,浅埋,过不了十天半月,嫩芽顶着荚从土里探出了头,立夏后,逢雨水便长,藤蔓伸得老长,便可在其旁斜扶枝架,任其攀爬,枝架有多高,攀爬就有多高。

梅豆秧像一个泼辣的小媳妇,立在枝架上,展叶,开花,结荚。白色的花洁净,素素若雪,红色的花温和,艳艳如面。

夏节日,它又像怀了孕的小媳妇,不急不慢,慢慢地开花,慢慢地孕育,偶尔在花叶处,稀疏的梅豆角浮现。即使不多,也足以给人欣喜。

其实,梅豆角有“恋秋”的癖性,不到白露莹面和寒霜凝丝的时候,便不足以展示它的妖媚和果实,花朵可人,色彩炫目;使出生产的本领,拼命地孕育,一嘟噜一嘟噜地把豆角生在叶下。短厚的像卧蚕,宽泛的若扫帚,弧弯的似初月。

对于梅豆角,《日华子本草》云:"补五脏。"其药用价值可见。

最喜娘炒的梅豆丝,锅里熬好油,先把臼里捣碎的花生米入锅,花生米粒黄灿灿的时候,再倒入切好的梅豆丝,用铲子翻上几次就成了,若能食辣,红椒子拌入,一碟色香辣艳的菜便出锅了。用煎饼卷上一包,直吃得肚腹圆圆,嗝气而生。在那些困难的日子里,这便是上等的山珍海味了。现如今,老娘走了,妻子却学到了娘的手艺,她做的梅豆丝炒花生米更香。

有趣者也可跟我学上一手。一:梅豆改切斜刀,洋葱切丝,红椒切圈,大蒜切片,另准备适量辣椒酱;二:锅里放花生油,下入洋葱和大蒜片翻炒,炒出香味后放入切好的梅豆,放入辣椒酱翻炒均匀;最后:放红椒圈翻炒两分钟,调入盐和生抽出锅。炒的过程中如果比较干,可以添加少许清水。

结的多了,趁晴天之时,上锅用清水煮个半熟,放在干净处晾干,用塑料兜存起来。待年节来时,与油菜和地瓜粉条炖上一锅,热热的吃,定好

趁立冬前,再摘几斤不老不嫩的梅豆角,除去两边的老筋,用清水洗净,晾干,与辣椒放在一起腌制。多年来,都是按照下列方法腌制:

鲜辣椒八斤,梅豆角七斤,酱油十斤,食盐1斤,白糖五两,生姜五两,大蒜五两,色拉油五两,高度白酒五两,味精适量,花椒、大料、桂皮、大葱各适量;将酱油煮沸(杀菌)待凉;色拉油加热用花椒、大料、桂皮、大葱各适量入锅出香味;同以上辅料配成汤后放入辣椒,辣椒要剖口或扎眼,汤要淹没辣椒。放入器皿中,封闭数日后即可食用。

冬日里,蔬菜紧缺,这腌制的菜便可作餐桌上一道靓丽的佳肴。

青绿的梅豆秧靠墙攀爬,有叶有花有果,目可赏,口可食,陪伴你走过夏和秋。

叶黄了,茎枯了,有些隐藏深的梅豆角,老在了蔓上,择好的留作来年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