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面对孩子,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诗心云卿 2017-11-1

因我和父母都是从那个饿肚子的时代走过来的,经历过饿肚子的恐惧和煎熬,所以我的父母特别爱惜粮食,特别是我的母亲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大街上,只要看见别人丢弃在路边或街上有咬了一口或是吃剩下一半的馒头、包子、粑粑都会叹道可惜了,然后捡起来用纸包好装入食品袋带着回家给我家的狗狗作为口粮。

有一天我的父母居然看见我的侄女把咬了一口的馒头丢在地上了,于是我的父母就说我的侄女一点都不爱惜粮食,并且说道:“你问问你姑妈、你爸爸、你大爹,他们小的时候,就连肚子都吃不饱,想吃个包子、想吃个粑粑、想吃个馒头,想白生生吃碗白米饭,都是不可能的。现在有吃的了你也不能糟蹋粮食啊!”谁知我的那个小侄女接着问道:“那个时候你们种的粮食都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把我父母难倒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种的粮食都到哪里去了。我记得,每天天不亮,我们村的那个烂广播就叫出工了出工了,我的父母和村子里的大部分人,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的大人每天都得在田地里干活干到黑黑晚晚那些干部才准收工。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以粮为纲的时代,那个时代是不准种经济作物和栽小菜的,栽的粮食是无边无涯,就连角角落落栽的也都是粮食,不说春天收的小麦、秋天收的玉米,单秋天收的稻谷收堆场子里就小山似的。

记得每到秋收,我们村子每天都是六台打谷机在收割稻谷,一台打谷机加上人为一个小组。割稻谷的人十多个女工,踩打谷机的人是四个大汉子轮流着踩,撮稻谷一个女工,挑稻谷的也是三到四个大汉,栓草的两个,男女部限。一台打谷机加上人每天都得打一遍田的稻谷,一台打谷机每天都要打三到四千斤的毛谷子,六台打的稻谷每天挑到那个有几亩大晒谷场里都堆成了大小不一的密密麻麻稻谷堆,就像凭空冒出了一个个的大大小小的山头。可是在第一场稻谷晒干杨尽,马车就得拉着去交公粮,交了公粮交余粮,等到村里的干部留够了储备粮,最后才分给社员(现在叫村民),分给社员稻谷当然是不晒干不杨尽的,每个社员分到的稻谷加上分到玉米、小麦等粮食林林总总总都不到百十斤,还是糠糠秕秕带水分,这就是每一个社员一年的口粮了。那个时候那些吃国家口粮的(现在叫非农业人口)也是实行配给制,一个月一个月也才二三十斤,那么我们每年上交的那么多的公粮余粮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依稀记得那个烂广播说是支援什么亚非拉去了。我的父母无法回答,于是我就急中生智接着答道:“拿去支援亚非拉了。”于是我的哪个小侄女就问道:“亚非拉是什么东东。“我回答说:“就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了,比如越南,现在的北朝鲜,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等等国家了。”我侄女答道:“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越南、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我倒是知道。老师给我们上地理课的时候讲过。”现在的孩子经济意思特别强。于是接着问道:“那他们给钱了吗?。”我回答:“不给钱,白送。”侄女又答道:“那你们那个时代的人是不是智力都不行,智商都有问题啊!。不给钱,怎么就把粮食给他们了。你们不觉得你们那个时代的人就像一群大傻瓜,傻老帽吗?”

我脸红了,我真是无法回答了,我们傻吗,中国人傻吗,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优秀民族,难道到了那个时代我们都变傻了,我只能回答:“因为我们那个时代的领导觉得他们是穷人。”侄女又问道:“你们富裕了吗?你们就连肚子都吃不饱,饭都吃不上,难道你们那个时代的领导就认为你们富那也叫富了吗。”我只能回答说:“因为我们的那个时代是贫下中农当家作主,因为贫下中农认为是越穷越光荣。”侄女又问道:“那些当家作主的贫下中农都兴吃饭吗?他们的孩子,他们家里的老人难道不想吃白米饭吗?”。我说:“是人都要吃饭,包括他们的孩子,他们家里的老人也都想吃白米饭啊!”因为中国古往今来有一句话叫“民以食为天。”侄女又问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把自己国家的农民种的粮食给自己的孩子和老人吃而是拿去送给别人,而却不给自己的孩子、老人吃。”。最后面对侄女的问题我真是词穷句尽了,我只能站起来跑了。希望有知道的人给我问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