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岁月随笔 - 正文*

致渐行渐远的你

竹林逸士 2017-11-2

亲戚在电话中对我提起你,说你母亲前不久曾来过贵阳看病,我惊讶地说,那怎么没给我打招呼呢?给我说一声,至少该请你母亲吃个便饭。亲戚说你母亲来贵阳是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知道我比较忙,所以就没有打扰我,匆匆地回去了。亲戚还对我说,你的母亲让带个话给我,说倘若你来贵阳,让我不用理你,因为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你们家来说,你就是个报应!你的母亲担心你给亲戚朋友添麻烦。你母亲的话让我万分惊讶,这个年纪的人了,怎么你的母亲对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对于你,我有些陌生,虽然,与你曾经是同学,还在你家中住过一年,可初中毕业,再无联系,一晃隔二十年多之久。即使是初中时节,我们虽曾同班一年,并且还是远房亲戚,可交往不多,相互并不怎么了解。也许在你的眼里,我来自农村,老实本分,学习一般,在班上默默无闻,不值得交往;而在我的心中,你们出生在镇上的人,先天条件比农村好一些,你的父亲又是干部,有骄傲的资本,所以在班上调皮捣蛋似乎理所当然——当然,我并不赞同做一个调皮的学生,也许这就是你我之间没多少交情的原因,即便是我住你家中的日子,我与你之间仅是见面打个招呼,保持一点礼节性的客气,相互之间没有同学间的亲密。

你很聪明,学习成绩不好,其他天赋甚高,调皮捣蛋的事总有你的影子,常让老师无可奈何;初中毕业你就踏入社会,做生意,开砂场,不停地折腾。也许,你的人生哲学就是不安于现状,追求波澜壮阔。后来,我听人说,你追上了某领导的女儿,还未结婚,领导却锒铛入狱,于是你又想退婚,只是在你父母坚决反对下才未能得逞。

虽然我们两家相隔不是很远,你在镇上,我在农村,但我进城读高中后,从家到镇和县城不在一个方向,就此我们几乎不再有联系。只记得大约七八年前,你的父亲来贵阳看病,事后别人向我提起你,说你不大管你生病的父亲,说脑梗塞这样的病没治,白花钱,结果你父亲在贵阳检查了一下身体就被弄回去。隔了几年,我因事回去,途经镇上,顺便去探望你父母,你父亲坐在轮椅上,口齿不清,嘴角流涎,你母亲忙前忙后地照料。问起你,你母亲说,你与父母早就分家过日子,你一天就是赌,欠一屁股的账,还死赌滥赌,白天睡觉,夜晚打牌,过的不是人的生活,是鬼的日子!对你的家事,我不方便评说,只是看着你母亲满头白发,我心里很难受,你母亲这辈子太苦了!你父亲有工作,母亲却是农村户口,一个人忙完田里土里,还要照管你们兄妹四人。好不容易你父亲调回镇上工作,可以兼顾家里,可你父亲是个性格豪放的人,喜欢交朋结友,家里常宾客盈门,你母亲忙完地里又要忙着给客人做饭,有时下酒菜不够,你父亲还嫌没面子。常年操劳,使你母亲早早地白发爬满头。原以为你们兄妹长大,你母亲会轻松一些,可你姐妹出嫁,弟在外省工作,父亲一病,家中照料人的负担又系在你母亲一人身上。你母亲心中有说不出苦,可又有谁给她分担一二呢?我不知道买点什么礼物合适,当时给你母亲500元钱,你母亲还推辞了许久才收下。

事后,你得知我去过你家,打电话与我,说多年不联系,没想到我在外边混得这么好!希望我今后多多关照你这个老同学。我只有苦笑,背井离乡在外生活,艰辛备尝,哪里有你想像的那么好!你说的话中唯一打动我的只有一个字:“混”。回顾自己平生,碌碌无为,没什么追求,虽然也认真过、努力过,但大多数时间,确实是在“混”日子。你的一个“混”字让我汗颜,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生活,生活反过来怎么样对待你!我是在“混”,但你自己,何曾不是得过且过地“混”日子?

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生活的意义在于它本身的内涵。回顾自己这些年,想得太多,做得太少;亏欠太多,偿还太少,唯一让自己稍感心安的是:扪心自问,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对待亲戚、朋友,坦诚相待,与人为善;特别是对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尽力地回报——哪怕回报不及别人给予的万分之一。

我们每个人来到世间都不过是一粒顽石,珠砾并存,有的人是认真雕琢,不断地去除那些粗陋的东西,把自己打磨成一块美玉;有的人呢,随心所欲,打磨半天,珠砾俱在;最怕的是另一种人,在生活中打磨一辈子,结果把砾石留下,却把珠玉弄丢了,成了一块无用的陋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对待生活的态度,我没有资格评判别人的生活,也无意去干涉别人的生活,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对于你,我无话可说,如果能够,希望你对你的母亲好一点,她们那一辈人真的过得太苦了!一辈子都在为别人操劳,为父母、为子女,唯独没有他们自己!他们已是风烛残年,随时都可能随风而逝,在这来日不多的日子里,作为子女,难道我们不该给他们一点欢欣,一点温情,让他们觉得尘世悲苦,但还有许多东西值得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