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游记随笔 - 正文*

Sundissolve 2017-5-15

作者:杜蘅

2017年四月十三号,成都飞往贵阳的班机在九点十分起飞了。飞机起飞的一瞬间,我心都在抖动。坐在窗边,很容易被刚起飞时的夜色吸引,鳞次栉比弯弯曲曲的街道在霓虹光彩的映照下闪烁,高高低低的大小楼也晶莹剔透,宛若一座水晶城,五彩缤纷。随着飞机高度的上升,夜色渐凉,愈发的黑了,温度也渐低,不过在飞机里是感受不到的。飞机飞到几千米的高度我不确定,反正是极高极高的。我想冰凉机壳外面的温度应是更冰冷,窗玻璃起了一层厚厚的霜。飞机上本是极安静的,坐在后排的两个女孩,不停谈论着家长里短,且声音吱吱丫丫,吵得人头疼。

没有了白日的云海晃眼,黑色的夜似乎显得太单调。不停观望显示器,看到飞行距离从距贵阳还有五百多公里变成飞机即将下落,我的心情也在急速膨胀。在飞机即将离地的前一秒,我迅速解开了安全抠。飞机广播播放到站通知,机门开启的第一刻,早已抓好行李的我,挤破人群,往出口方向狂奔。

此刻海在出站口早早观望,因为快接近出口的时候,我看见接机人流中不断挥舞的双手。这双手让我想到,他疯狂奔跑的双腿。记得是到贵阳的第三天,我和海去看电影《大话西游》。进场的时候,海说要上厕所,让我在原地等他,不要乱跑,我乖巧地点点头。拿出手机,打开微博还没看完一则短讯,便看到远远一坨雾影急速闪来。我将两手握成松松的半拳,想要擦亮双眼。那团雾影更近了,是海啊!他让我想起儿时光阴,和小伙伴们在半青半黄的田野里,撒欢奔跑,占地为王的欢乐时光。那时天空如水般寂蓝,田野里散发一股稻草被溶溶阳光蒸腾的麦香味。泥土像是深深的卡其色,也是一股青草野花的味儿,似乎还带着它自身的芬芳。此刻,海便如小孩一般,宽松蓝色棉T恤,卡其色休闲裤,白色帆布,欢腾着,跳跃着,笑着跑向了我。电影的内容我记不大清,只记得看电影时有笑有哭,还有十指交握的温度。这温度,恰如一米阳光,在黑黑的电影院里,我的心儿也似乎长出了蓝天白云,野草野花。

贵阳温度较成都要高,薄薄的开衫在我身上已经微微湿润。肩上背包沉甸甸,我的心儿也砰砰直跳,不停扑朔双眼,眨出的水汽就在细细的睫毛上生成了一颗颗小水珠。在出站口,海一把抱住我,给了我一个香甜的吻,像是苹果薄荷的味道。

后来我们打了车,来到贵阳理工的河坝。夜已深,漆黑的天空里躺着几颗白花花的大星星。云层很浅,皎洁的月亮投下柔柔的光晕,斑驳了婆娑树影,投到了清浅的水流里,为寂静的小河披了一件花衣裳。我和海走在河坝旁,十指交握。油绿绿水草随波摇曳,如少女裙角,轻扫河底碎石,发出清脆的响声。道路两旁茂密树林里蝉鸣吱吱,蛙鸣咕咕。

海一如往常模样,嘴角浅笑,双眸深邃透亮,泛着迷人的光泽,如月光如太阳,在月夜里,在我心里撒下这野草野花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