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游记随笔 - 正文*

步入初夏的镇江

:( 2017-6-1

赶在小长假前出行的好处在于避开了高峰人流量,倒不是刻意计划,只是某日从昏沉午睡中惊醒,感觉大学已紧紧抓住了我的发梢,随时都会扯下几绺的样子。类似“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的伤感突然袭来。一阵头皮发麻后就踏上了踏青赶海之旅。

四月份的镇江已经步入初夏,走在路上鼻翼会浮出一层薄薄细细的汗。放下行李后直奔主题。四个小时的大巴车程和两个小时的自行车车程,当我们把小城兜了两圈,坐在老店的老灶旁边,盯着锅盖搓手的时候,执念已了。倒真不是人间美味,但也确实是秋风扫落叶,兴许是“不找到面馆不吃别的”的誓发得狠了些。寻找总是很考验勇气和耐心的事情,幸好我们为了吃的信念始终如一。所以呀,在确定要放弃之前,还是再努力一把,万一呢!

金山寺因为水漫金山的传说有了与众不同的神秘感,因了许仙与白素贞的一段佳话,朋友也笑称我此行主要是为了求个姻缘。金山寺山隐寺中,寺裹山外,庙宇层层相衔,从底向上,旋转至顶,风格奇特。下山,坐游船绕山寺一周,得以一窥全貌。身在此山中的时候往往体会不到脚下踏出了怎样的路,眼前零碎的景观也是一片山水画不成。金黄色是明亮抢眼的色彩,周身金色的寺和塔冲淡了肃穆的气氛,有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和力,大抵是佛祖在我心的朴实表达吧。一路与善男信女作伴,走走停停倒也不乏乐趣。旅游淡季时,香客大多是本地人,镇江话不难懂,听着奶奶们说着家长里短,才真有种入乡随俗的感觉。

回到西津渡已是傍晚,夕阳在绵延不绝的檐角徘徊,在游人脸上留下最后一抹绯红后匆匆落下,夜晚就来了。商铺关门很早,架上一页一页的木板,一天也就结束了。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在老师对“绿”字的斟酌用法反复强调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却都是“京口瓜洲一水间”的无尽想象。如今只剩被玻璃保护起来的渡口遗迹和年代不同的踏脚石,承载着厚重历史的沉淀,躺在古街身侧,不动声色地诉说着往事。

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我们站在半山腰,等屋檐上橘黄色的灯光一齐亮起。白天里,翘阁飞檐,雕花窗槛,纹路清晰可辨。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橘黄色的灯光勾勒屋檐轮廓,在漆黑的天幕下,亮成一片,没来由的温暖人心。

一眼望千年,这让人难以忘怀的句子,带着无法言明的诗意和情绪,成为我对镇江的所有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