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游记随笔 - 正文*

巴厘岛——青苔,公鸡和鲜花的故事

小胡 2017-9-13

像一部精彩的电影总要在开映以前播放一些喧哗而无聊的广告,满怀期望的巴厘岛之行实际上是从菲律宾航空的班机误点,联程不联开始的。在降落在巴厘岛海边小跑道之前,嫣嫣(女主角)已经在马尼拉简陋的中转沙发上和临近的印度家庭(1家4口)度过了一个晚上,享受了免费的晚餐和早餐,在新加坡机场领略了机场独具匠心的设计和里面迷你蝴蝶园,在飞机上享受了3顿飞机餐(最后一顿她已经有点受不了),当她疲惫地走下飞机时,已经是下午1700点。

一个叫leo的当地司机在机场内接到一家三口,他开一辆丰田车,这种车在巴厘岛的市场占有率很高,是一种介于轿车和面包车之间的跨界车,但当地人无论是自用,还是旅游运营,可能是基于价廉物美的原因,都购买这种车。经过将近2个小时的堵车和拥挤狭窄的街道,经过无数形状类似,规模迥异的神庙,被无数像蜜蜂一样在汽车中间飞舞的摩托车簇拥着,来到一个隐居在田间山野的名叫puri gangga的resort。

酒店是原生态的purigangga hotei,古朴,简洁,首先是小巧的迷你停车场和笑容可掬,双掌合十的保安,宣布你从喧嚣的巴厘都市来到了隐于满山丛林和山野炊烟中的避暑山庄。

虽然是resort ,但进入房间,还是感觉到当地人的极间生活,一床,一椅,一桌,一柜,连插座都少得可怜,建筑材料也只有砖,木头和竹子,环保,自然。没有了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反而少了选择的烦恼。

娇小的酒店餐厅掩映在茂密热带雨林中,入住坐定,才算真正开始领略巴厘的魅力。墨色渐浓,最后把树林汇成剪影,巨大的芭蕉树林和各种热带雨林把小路和汽车覆盖起来,坐在隐逸在热带丛林中的小餐厅,只是听见隐约的发动机声和零星人语声,让人想起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声”。

在巴厘岛,渺小有时会变得强大和永恒的,就说田边房前,草棵中,小径边的青苔,他们何时来,存在了多久,没谁在乎,没人关心,但人们却从她平静而永恒的绿色中领悟到安静和自然之美,他们默默无闻的生存着,没有树木的伟岸,没有鲜花的耀眼,甚至没有小草的高度,但如果无处不在,聚沙成塔,弱小也变得强大,离了她,巴厘岛可能就不是巴厘岛,就没有那份静谧,灵境和空灵。这就是无处不在的青苔。

除了青苔,普通的公鸡在这里也成为一道风景线。当地人对待公鸡的态度是从早上打鸣声开始,在中国,对于蜗居于都市的人,闻鸡起舞应该是历史教科书上的事,你现在可能只有在临近春节时能听到马上成为桌上餐的短命公鸡在不知哪家的阳台上发表的辞世演讲,末了,大家还会低声埋怨对方的不知趣,把鸡养在小区里。而在巴厘岛,尤其是乡间,视乎闹钟这种准现代化的设备都很少使用,公鸡打鸣不仅成为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环保唤醒设备,更具创造性的是好事者会在自家院子门口挂一个类似鸟笼的大竹筐,里面养着一只体型瘦小,苗条的公鸡,看上去,他这辈子除了打鸣,进食排泄之外,就是享受时光,很有点巴厘岛男人的味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于当地人的人生态度,自得其乐,回归初心,虽然不是十分理解,倒也有几分羡慕。

鲜花是另一道风景线,实际上鲜花的角色是从凌晨开始,天边微曦,各家殷勤的主人(多半是主妇)就会手托花盘,改家里或者临近的神龛敬花,花多半是黄色的小菊花,

这种小黄花在巴厘岛无处不在,大街,庙堂,酒店,饭堂,甚至在我们暂住酒店的台阶上,每一阶的中间都放了一朵小花,真是: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了解一个城市,如果是历史,就拜访博物馆,如果是现实,可能就是行走于江湖,而我,选择的是晨跑,有自己的双腿去丈量她神秘的魅力,用双眼去感悟当地人真实的生活。

早起,鸡鸣虫嘰。6:00开始,先慢跑下山坡离开小村,一转弯,就来到乡间。晨跑最大的好处就是你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当地的勤奋者,早起的农妇要么在给门前或庙里的神龛献花(这个看上去比每日的早餐重要)或打扫自己庭院或路面卫生,田间早起的水稻正吐露它的清新,农舍鸡鸭相语好不热闹。路上不时驶过带着一个或者两个小孩的摩托,黝黑的小腿,洁白的校服,四处张望的眼光,是就近上学的孩子。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