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游记随笔 - 正文*

跟着女儿去西藏

宋甫谋 2017-9-25

跟着女儿去西藏

一、出发

西藏,一个神秘而陌生的地方,一个遥远而充满险阻的地方,一个令我向往已久却迟迟未能成行的地方。我一直在等待着,等待有一天能有机会去西藏。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时间是2017年7月21日上午,我们一家三口带上行李,走出家门,前往西藏旅游。

这次去西藏旅游,一直是女儿在筹划安排,包括选择旅游路线、预定飞机票和火车票、包车、住宿等等,事无巨细。而我和妻子一直是听从安排。因为女儿所做的一切都是通过网络去操作。对于网络,我和妻子只能在上面看看视频,读读文章,聊聊天等,而女儿却几乎是无所不能,令我俩望尘莫及。女儿正在山师大读研,她曾经对我和妻子说过,趁着她有时间,趁着我俩还能跑,她要带着我俩走一次西藏。因此,这次西藏之旅,我俩是一切行动全听女儿指挥,我俩是跟着女儿去西藏。

当然,我也不能无所作为,出发之前特意整理了一份《川藏线行程》,里面是沿途地名和景点的简单介绍,路上有空闲可以看一看,作为了解。

二、在济南飞机场

从淄川乘车赶到济南飞机场,时间已经是中午,肚子开始咕咕叫。

在机场安检处,工作人员询问我的背包里是否携带了刀具。我一脸茫然,连连摇头。他们让我找找看。翻遍了背包的每一个角落,果然找出了一把水果刀。那是我春天里登山的时候用来挖野菜的一把刀子,已经很长时间不用了,早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被工作人员没收。妻子在旁边怪我太粗心,我却满不在乎。

在候机楼餐厅吃午饭,我和妻子每人要了一碗牛肉面,女儿要了一碗海鲜面。因为心情不错,我还想再要一瓶啤酒助兴,女儿却坚决阻止了:三碗面已经近200元,这里消费太高,要注意节俭。女儿的话总是有道理,我无言以对。一会儿,三碗面上来了,我和妻子的碗里有牛肉,女儿的碗里有虾仁。女儿拿起筷子,先夹起一个虾仁送到妻子碗里,又夹起一个虾仁送到我的碗里。来而无往非礼也,我和妻子也各自夹起一块牛肉,送到了女儿碗里。然后,我风卷残云一般,吃光了面,喝净了汤,没有一点浪费,正好吃饱。

三、第一次坐飞机

上飞机了。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有几分激动,有几分刺激,有几分恐惧。女儿在杭州上大学期间经常坐飞机,妻子去外地出差也多次坐过飞机,只有我是第一次。女儿特意让我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以便看到外面的风景。

飞机开始缓缓移动,走走停停,像一只笨拙的巨鸟。连续转过几个弯,骤然加速,震动,轰鸣,机头渐渐抬起,脱离地面,心跳加速,身体有一种压迫感,地面越来越远。

飞机进入云雾中,已经看不到地面。飞机还在上升,升到了云层上面。上面是蔚蓝的天空,下面是云山和雾海。从来都是抬头看云,现在却要低头看云了。到处是云,一朵朵,一片片,一团团,一堆堆,千奇百怪;有的像山峰峭立,有的像流水倾泻,有的像各种动物,形态各异。

没有云层遮挡的地方,可以看到下面的群山,颜色深浅不一,难以分辨哪是山峰,哪是沟谷,隐约能看到一些纵横交错的细纹,像一片树叶上分布的脉络。看到了黄色的河流,一条又一条,弯曲如抖动的丝带,开始我以为是黄河,或者是黄河的支流,后来又推断应该是长江,或者是长江的支流。偶尔也会看到星星点点的建筑物,或分散,或聚集。

飞机在高空飞翔,一会儿上升,一会儿下降,一会儿向这边倾斜,一会儿又向那边倾斜,每一次变化都让我感到心惊。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之中,我的眼睛始终不知疲倦地盯着外面。

当飞机再次降低,一座大山扑面而来,山上林木清晰可见;看到了建筑物,像儿童玩的积木;看到了长长的公路,细如面条;看到了公路上奔跑的汽车,像一只向前行进的蚂蚁。飞机再一次被云雾重重包围,什么也看不见了。云层很快升到上面去了,越来越高远,而地面越来越近。

飞机缓缓降落在重庆。

四、重庆老火锅

我曾经问过女儿,这次去西藏为什么要经过重庆。女儿解释说,川藏线是从成都开始,既然到了四川,重庆岂能错过,何不顺便走一走,看一看,品一品那里的美味。五点下飞机,换乘大巴,八点至“解放碑”下车。住进宾馆,放下行李,肚子已经饿瘪,首先去吃晚饭。

既然来到重庆,当然是要吃当地特色。路边饭店很多,其中有个“九宫格老火锅”,招牌格外显眼,里面格外热闹,妻子和女儿已经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