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游记随笔 - 正文*

济南行

德丰银行康街支行 2017-10-23

济南行

济南,雅称泉城,对于一个生长在太行山脉,红旗渠下的我来说显得熟悉而又陌生。熟悉的是在老舍先生所写济南的冬天一文中对济南无风暖和,松涛农庄,点滴白雪,泉水热气等景物描写以及趵突泉的盛名而略知一二,陌生的是从未前去一睹济南的风采,机缘巧合,前去济南,有幸身临其境。

初来乍到 ,对于济南这座城市,素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显得十分素雅,自古皆有李太白,辛弃疾等文人雅士于此作文求学。顿感这座城市像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姗姗而来迎接我这位不速之客了吧。行走在城中街道,大体的色彩不够明亮,给人一种浓厚的历史沉淀和人文气息,在与北上广的现代气息相比,济南略显的老成持重了些许。渐渐走入大明湖畔,总觉得大明湖畔,就应该有夏雨荷,是的,夏天的雨荷作为市花,是当之无愧的。漫步湖畔,引入眼帘的是不远处的小岛,岛上郁郁葱葱,亭台高立,于杭州西湖少了些宽阔和亮堂。近处,荷花旺盛,叶大如伞,花未全开,亦或含苞待放,有蓝色、白色、红色、粉色莲瓣,迷人眼色,好不壮观。荷花,又名莲花,是佛门清净之物,虽出淤泥,却开圣洁之花,多像这世俗肉身虽在滚滚红尘,却心若净土,乃极乐世界。路旁,一位四十左右的妇女叫卖莲子,声音微弱,不敢张扬,让我突然想到“竹本无心,外生多少枝节。藕虽有孔,内留几何污泥。”的对子,甚是工整,颇有内涵。沿湖垂柳环绕,柔枝垂绿,婀娜点水。湖中碧叶田田,白荷红莲,交相辉映,争奇斗艳,荷香飘溢,沁人心脾。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时有鱼儿跳波,偶见鸢鸟掠水。碧波之上,画舫穿行,小舟荡波,俨若北国江南。早就听说大明湖有蛇不出,蛙不鸣,旱不降,涝不涨之怪,想想真是趣味十足。顺着湖畔,大体如此,只是大明湖畔夏雨荷的唯美戏说,留下了美中不足和遗憾。再见大明湖,未见夏雨荷,成了来此散步的小失落。

离开大明湖,又速到黑虎泉。黑虎泉临近解放阁,刚进去黑虎泉,给人热闹非凡。眼前的男女老少,争先恐后,水桶取水,这里的泉水的赋予了这座城市强大的生命力和持久力,增添了太多灵动的趣味。行走泉畔,泉水清澈见底,绿色水藻,指节分明,泉地未见一丝淤泥,犹如明镜一般,将人镶嵌于中。向前是两座雕塑老虎,一只金虎,一只黑虎,凶煞至极,中间有一福字,多一点,意味福多一点的保佑。相传古时,泉湖之中有一煞龙,危害百姓。一老妇四十得子,其子生的黝黑。其子长大后,为消除煞龙,拜师学艺,用龙泉剑杀死煞龙,但因体力不支,消耗过度,自己也葬身湖底。后人纪念,将此泉为黑虎泉以纪念。游人甚多,泉水的源源不断,给人充满了活力。行走至前方,由铜塑造的母女戏莲甚微惊奇。不曾停留匆匆离开黑虎泉。

只看大明湖于黑虎泉,不敢概括济南,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而已。但挺喜欢这座城市的文化素养和生活节奏。因天色已晚,又路途遥远,便匆匆打道回府。但愿和济南有个约定,翘盼故地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