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优秀随笔 - 正文*

莫言的小说《四十一炮》之读后感

天涯逐梦人 2014-2-17

最近几天利用闲暇断断续续读完了莫言的几部小说,感觉莫言的写作手法打破了惯常的小说叙事手法,摆脱了时间 空间 现实 虚幻等一切的束缚,作者的思绪如奔马,云山雾罩,初读起来好似一团乱麻,杂乱无章,没有什么衔接可言,恰如把百十上千段文字凌乱地摆在读者面前,让你去理出头绪 分类排序成一篇小说,比如《红高梁家族》《四十一炮》就是这样的。

而当你忍着烦躁,静下心来阅读几个章节,就会发现貌似一团乱麻,其实却有一根若有若无的主线惯穿整篇小说,《四十一炮》就是这样的。

《四十一炮》的写作手法是把现在和过去、真实与虚幻,梦幻与现实交织在一起诉说,粗读起来云里雾里晕头转向,不知是真实的还是魔幻的,烦躁之下就按惯常小说的阅读方式,只拣诉说者(也就是小说的主人公)罗小通对他的父亲母亲的人生经历的叙说去读,其它的粗略浏览而过,按照这一条主线读下去,就感觉顺理成章了,其它穿插的段落文章也就豁然开朗。

《四十一炮》是以第一人称“我”(罗小通)对大和尚诉说自己过往的人生经历把故事情节铺展开来,着重讲述了父亲和母亲之间的情感变迁,从而使这个家庭从合到分,又从分到合,最后父亲在村长老兰妻子的葬礼上用斧子把曾经勤俭持家泼辣能干后来当上村肉联厂办公室主任兼财务会计因与村长有染的母亲砍死,从而家破人亡,使故事情节达到高潮从而急转直下。

这个结局有些始料不及地唐突和意外。在没读这节时,我设想了几种结局,一种是在罗通察觉到妻子张玉珍与村长老兰有染并捉奸在床时,愤而杀死老兰,然后琅铛入狱,张玉珍羞愧服毒自杀。

另一种结局是罗通作为堂堂男人,不愿窝囊地戴绿帽子,愤而把老兰和妻子张玉珍一起杀死…

还有一种结局是罗通去杀老兰,在搏斗中因老兰有其爪牙相助,罗通寡不敌众而被打死,妻子张玉珍受不了舆论的压力羞愧服毒而死,而颇有势力的老兰仍然生意兴隆官运亨通…

而莫言却出人意外地设计了这样的结局:在老兰妻子的葬礼上,在老兰的小舅子大闹灵堂并骂老兰和张玉珍这对奸夫淫妇害死了他姐姐,并指着罗通大骂他“绿帽子”,以妻子与老兰通奸的关系换来了肉联厂厂长的职位……

罗通在角落里沉默良久,然后起身拾起老兰小舅子扔砍老兰而被张玉珍一拉老兰从而砍空落在地上被张玉珍用脚踢到一边的带着鸡血的斧子,走向老兰小舅子,走向姚六,走向一众平时有恩怨的人,这些人吓得慌忙躲避……罗通最后走向老兰,老兰对罗通说:“罗通,我高看了你,你配不上野骡子,也配不上张玉珍。”

罗通紧握斧头,举在半空,猛砍下去,然斧子在中途转了个角度,砍向了妻子张玉珍的头部,张玉珍一声没吭,身子前倾倒在罗通的怀里……

不知莫言这样构思小说有何用意,按照常理罗通那举起的斧子不应拐弯。自己的老婆被人勾搭成奸,理应先砍老兰 再砍张玉珍。而放过奸夫不砍却砍死平时勤俭持家因一念之差或环境变迁受不住引诱而出轨的妻子张玉珍,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