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优秀随笔 - 正文*

朋友的酒

清茶屋 2014-2-18

“ 朋友的酒,常喝常有。”本人不善饮酒,但朋友酒,遇见不想走。

酒是能者多劳,朋友绝对是知根知底知冷知热的那一口。你可以不喝,但 可以说话,大声嚷嚷,甚至恶搞。我就能恶搞,特放肆,好朋友难得乐一场,装圣,累得慌!

那天 国庆有好酒,正宗茅台,就一瓶。隔个大路喊我,我冷,憋在被窝里正受用。老婆门市口挡道:“喝啥酒,不中!“国庆瞪眼:“咋?装熊!”电话到底响了,是国庆:“起来!““弄啥?”“茅台,就一瓶!”“嘿嘿,等我,半秒钟!”

真是茅台,圆圆正正的瓶,被国庆揣在怀里,细细摆弄。“浪货,养汉精!”小厨房他老婆,露头骂一声。“你好,全中国就你不是养汉精!”我过去毁她,国庆瞪眼:“咋?喝俺的酒,炼俺的人,俺报警!”

六碟小菜四双筷,玻璃酒杯满上来。临到我,没酒,国庆说我不喝,白开水有一桶。我说就你能,喜欢茅台,最少三瓶!他让我滚,我说你老婆陪我,啥都行!

举杯,喝酒,甘冽绵软香醇入口,国庆看我:“中不中?”“中,中!”他老婆捂个嘴笑,喝酒哪胜吃菜,一对八成俩不能!"俺就是不能,半斤对八两,你也不中!“国庆吃菜,半天哼一声。我偷乐,他老婆打我,我说亏,我打国庆。国庆更亏,没处打,喝口酒,心里平衡。

朋友的酒,见天有,喝到昏天老地明。不想散,打诨插科肚子疼。装圣吃亏,这样行!

(正月十九胡言乱语于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