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优秀随笔 - 正文*

年味儿

泪的错觉 2014-2-18

年味儿

正所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一年的劳顿在年味中释放、生命的反思在年味中梳理,来年的希望在年味中憧憬。

年味儿像风一样,它不喜欢总是一个样子。它会变的,有时候变得让你琢磨不透,有时候变得让你回味无穷。

每当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年味儿也就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弥漫着。风里都带着年味儿的香醇,让每个离家在外的游子感到惬意,但是更多的还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味道。城市里的年味儿带着些许的洋气儿,而乡村的年味还是那样淳朴、厚实。

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我匆匆忙忙的坐上火车,八个小时是那么的漫长,只得闭上眼睛期待着到家。一首《回家的诱惑》,慢慢的带我进入梦乡……

不知不觉到家了,父亲早已在车站等候多时,由车窗远远望去,模糊的看到父亲那被家庭负担压弯的腰。下车了,父亲缓慢地走过来,用那厚实而长满硬茧的手掌提起我的行李。“走吧,我们回家吧!”走在父亲的背后,看着他熟悉而瘦弱的背影,眼眶忍不住的流出了泪水,好想过去换他拿着。只道,“没事儿,我拿吧!你坐车挺累的,饿了吧,快些走,你妈给你做好饭了,正等着咱回家呢!”

车站离家很近,很快的,我们就到家了。慌忙地走进厨房,只见桌上摆满了母亲亲手做的菜肴。其中有我最喜欢吃的“生皮”,我拼命的填满饥饿的肚子。怎料饭还没吃一半,只听见“哥,回来啦!咱出去走走!”就这样还没吃完饭就被叫了出去。妈忙着喊道,“先吃饭嘛!别饿着!”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儿,早上吃过母亲做的美味早餐,下午跟父亲一起到街上闲逛。可以看到,无论是大小商场,还是新店开张,都挂上了灯笼,贴上福字贴,一片热闹的红色。往往那灯笼上都写着几个金字:恭喜发财,生意兴隆。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让我感受到了即将过年的味道。瞧,那边一位年轻的阿姨身穿大红底,金色花纹的旗袍,戴着中国结式样的耳环,手提一个小巧玲珑的红包,无不为这即将来临的新年增了份光彩。这被染红的大街,更是年味儿十足。

晚上了,一家人吃着准备了一天的美味年夜饭,饭桌上只有爸妈我们三人,冷冷清清的。妈边给我夹菜,嘴里边念叨,好长时间没回来了,这是老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菜肴,难得回家一次,多吃点…泪水在我的眼眶中打转。幸好有幽默的小品打破了这瞬间的尴尬。饭后我们一齐看着春晚,开心的在小品中笑着,陶醉的在歌声中聆听着,专注的在春联中思索着,一家人幸福的相互意依偎着……想想没回家快一年了,我和妹妹都在外读书,家里只剩下爸妈,都没什么时间陪陪他们。顿时间,真想抱住爸妈,在这新的一年来临之际跟他们说,爸、妈,这一年里你们辛苦了……在家人身边真正地忘却了在外漂泊的孤独,工作的烦恼,真正的全身心放松,怎一个“幸福”了得。

我说的年味儿,是靠耳朵听出来的,从早上七点,就被手机里祝福的短信叫醒,一整天,响个不停,一出门,乡邻的祝福便递了过来:“新年好”—“新年好”,“恭喜发财”—“发财、发财,大家发财”“给你拜年哟”-“那里那里,年在你那里哟”“马年大吉”-“万事如意,万事如意”……一天之中类似的祝福话不知说了多少遍。

谁说不是呢,我说的年味儿,是靠眼睛看出来的,每户人家的门楣上都挂起了春联,给寒冷的季节增添了红火的景象。

谁说不是呢,我说的年味儿,是靠嘴巴吃出来的,鸡鸭鱼肉,腊肉香肠,年夜的桌子上都是少不了的。

年味儿是过年不可缺少的调味剂,让过年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年味儿是春运路上回家者匆忙的脚步,年味儿是团圆桌上一家人欢欣的笑颜,年味儿是严冬里的热闹,是春天即将临近的讯号,是心的欢腾,是爱的凝结,是情的挥洒。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要上班了,父亲又送我到了车站,这次我抢先拿了行李。上了车,父亲说道,好好上班,努力工作,不用惦记家里……随着车缓缓地行驶,远远地望着父亲远去的身影,临行前的话依稀还在耳旁回响,泪水再一次浸满了眼眶……

在我看来,年味是亲人久别重逢的不舍,是家庭和睦的幸福。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过年了,多抽点时间回家陪陪慢慢老去的父母,放下功利与浮躁,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这才是真正过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