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优秀随笔 - 正文*

回眸里的邂逅

微凉 2014-2-19

看到天气这般晴好,让它白白地消逝,实在有些可惜。于是,打开记忆的门,在这阳光明媚的午后做一次匆忙的回眸。原本未曾想到过在这仓促回眸之际,于记忆深处捕捉些什么,但记忆里的邂逅总是不期而遇,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所谓邂逅,妙的是它的偶然性与一次性,是完全出乎意料让人毫无精神准备的,遇着那样的时刻心里总会是满满的、朦胧的欢喜。事也许还是那事,人还是那人,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如何叫人不欢喜才是呢?

记忆里彩虹彼端的山岚,是一缕弯弯曲曲的潮汐。辗转上岸的距离,有七种颜色可以连接缤纷的过去。白鹭鸶在远方山头,优雅的姿态被人用水墨上瓷。易碎的雨季,常常用节奏轻快的鼓点敲打过去。屋内泛潮的湿气,在储存日趋发酵的回忆。我整箱倾倒出,与你相关颜色的过去。那些青春如酒的美丽,芬芳满地。

这是方文山《青春如酒》的意境,深远而性感。而让我别样感动的是,这首歌是我在乡旅中遇到的一位农民大叔传唱的。青春总是冠冕于年轻人,殊不知青春没有标记,它是一种心态,也许存在在放荡不羁的任意侠客,也许存在在明媚如风温暖如光的记忆它存在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

没事我爱闲逛,因为渴望邂逅那样的景致:小桥流水,朗风媚阳,再加上几株垂柳。让你觉得虽未曾谋面却又似曾相识,恰如贾宝玉初见黛玉时那样:“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那样的风景,它不猛触你,它不骚扰你,它却令你有小小的很是性感的姿态——惆怅。于是就会有“西风老树下人家,池塘边落落野花”的随意联想,接下来便忍不住的想骑一匹温顺的野马,蹓跶在往昔岁月的落花小径之中。

或许那哒哒的马蹄,对于某一个人来说,尚是一种美丽的错误;如果那人恰是戴望舒《雨巷》里的结着丁香愁怨的一样的姑娘,那又该让人如何窃窃欢喜才是呢?可是啊,我不得不说这只是异想天开,想我一个此番平凡的女子,想要遇合那样可遇而不可求的艳遇,那得需要多少由来、多少铺垫、多少修为和多少缘分啊?但在回忆里,我确是可以赖皮无状地有此邂逅的,偏一个瞬间,我就能见到那远去的油纸伞以及锁住深情的双眼。

自己总有种江南情节,说不清是杨柳依依的温柔,还是风景如画的美色吸引着我,莫名的喜欢着,也许这就是种缘分吧!什么缘由,也许真的不重要,来到这世上,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心所吸引所牵念的,尚且来不及,又何必那么认真呢?

写着写着,连自己都变得混混沌沌,语无伦次,只因这记忆里的过去不断刷新而太过于温暖丛生了,以致于素笔难描。但心里明白,这和往事邂逅的时刻与情境,恰如在一个滴露的清晨漫步,那点点滴滴的露珠,凉凉爽爽的滴在了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