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爱情小说 - 正文*

我的梦魇

以前我认为,梦魇只是恶梦的另一个名词,并没有太多的感触,而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天还是那片天,树还是那棵树,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记忆中,那天的阳光却是昏黄的,就像午夜的路灯,笼罩着一团朦胧的橘黄。

在游戏厅玩了一个上午,口袋里的钱都花光了,只好回了家。家里没人,父亲上班去了,母亲则和几个牌友在邻居家码长城。

随便吃了口剩饭,本打算等下去找朋友,可是腹中有了食,血液都涌到了胃部,大脑供血不足,不知不觉便产生了困意。

回到自己的卧室,我躺在了床上,脑袋里胡乱的想着,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不过并没有睡着,或者说自认为没有睡着。回想起来,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有点像发高烧,但不觉得难受,眼前朦朦胧胧的,周围的物体都能看到,书桌,衣柜,包括窗外的蓝天白云,只是身体无法动弹,而这一点是后来才发现的,开始并没有察觉。

我的视线开始在房间内游走,由对面的窗户,一点点移向脚下。

我的心情始终很平静,没有任何预兆,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注意到,似乎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静静的坐在我的床脚。

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惨白色的布衣,有着一头与布衣同色的长发,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到一点皮肉。

她侧身坐在我的脚边,望着窗户的方向,身体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坐了好久。

而这个时候,我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我无法形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感到无比的恐惧,莫名的恐惧,每一个毛孔都在瑟瑟发抖。

这是我一生经历过最恐怖的一刻,虽然那只是一个女人,也没有值得恐怖的画面,和一惊一乍的音效,但在那种精神状态下,就是觉得恐怖。

我奋力的挣扎着,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可是身体就像冰冻了一样,别说动,就连知觉都没有。我越发觉得恐惧,感觉自己就像案板上的一头猪,被捆得结结实实,等着挨宰。

这时,那个鬼魅一样的女人似乎注意到了我。内心中最恐怖的一幕,终于还是来了,她缓缓转向了我。

她似乎很了解我的恐惧点,每一个动作,都以最强烈的视觉,冲击着我的神经。

我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呐喊声卡在我的喉咙,我不想看她,可是眼睛却不受控制。

终于,她的脸转了过来。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那根本不是一张脸,而是一团颜色,就像一张京剧花脸,然后被人抹了一把。

我想,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再称她为女人了,而是怪物。

那个怪物朝我凑了过来,一点点,一点点,沿着我的身体慢慢向上。

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直觉告诉我,不能在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否则将会出大事。

怪物的脸已经移到了我的面前,大约十几厘米的位置,忽然,她抬起了一只手,朝我的脸伸了过来。

而几乎于此同时,我终于喊了出来,那是如此的酣畅淋漓。我的身体就像装了弹簧,嘣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我楞了大约十几秒,紧接着,疯了般的冲出了卧室。

那一天,我切实的体会到了冷汗的滋味,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绝对不是夸张的描写,背后一层冷汗,冰凉冰凉的,不过让我欣慰的是,并没有尿裤子。当然,即便真尿了,我也不会讲出来。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都没能睡好觉,七天没敢关灯。你别笑我胆小,我只是真的被吓坏了。

梦魇不同于做梦,真实的有些过头,虽然科学上有解释,但在我看来,还是有些牵强,没亲身感受过的人,是不会理解那有多恐怖的,绝对让你终身难忘,比蹦极什么的刺激多了。就像一台恐惧测试仪,在那一刻,将你内心最恐惧的一面,完全折射出来。

后来我听老人说,那是有妖精在作怪,比如你家附近有鸡鸭猫狗什么的,年头长了成了精,趁你睡觉的时候来捉弄你。等你醒来后,身上某个部位会出现一个鼓包,用针扎住,然后去外面找,就能在附近找到一个与你梦中怪物同样颜色的动物,呆在那一动不动,那个就是成了精的。千万不要伤害它,冲它念叨几句,比如:我胆小,下次别来了什么的,然后拔了针,它就会自己跑掉。

对于这种说法,我没有验证过。不过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家仙。不是唐宋八大家,而是胡黄白柳灰,五大家仙,这个小说里都有,也就不多说了。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