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爱情小说 - 正文*

被诅咒的爱恋

“林晟,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母暴龙苏幕晰忐忑不安地说。

林晟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苏幕晰,总我们认识到现在三年了,你的霸道,你的善解人意,你的美都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渐渐地我对你有了感觉,可我以为,那只是一种哥哥对妹妹的疼爱罢了。直到有一次,你开玩笑的跟我说你谈恋爱了,我才知道我喜欢你,苏幕晰我喜欢你,可是对不起,我们不能在一起,就让那份爱成为历史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夜深了,一场大雨如期而至,轰隆的雷声连绵不断,林晟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满是苏幕晰的身影。“幕晰最怕打雷了,每次都是我陪在她身边,现在……”想及此处,林晟内心更加不安,不由得站起身,望向窗外,忽然他发现院中竟站着一个人,透过被雨水不断击打的玻璃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是一个女孩的身影,林晟飞奔下楼,他不敢肯定,只能在内心安慰自己“一定不是,她没有那么傻的”。可当他真正看清雨中的人儿时,他的心都碎了……

望着床上那脸色苍白,双眼泛红的人,林晟内心不由一阵阵抽疼,“你疯了吗,你那身体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怎么能淋雨呢?”

苏幕晰看着林晟的面孔,忽然她一把抱住林晟,闻着那熟悉的问道,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流出“我只是想看看你……”

听着怀中人儿的哭声,林晟的双眼也不禁泛红,“别哭了,幕晰,我问你一句话,你相信玄学吗?”

苏幕晰并未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仿佛早知是这结果,林晟也不太在意,缓缓地说“曾经我谈过两段恋爱,我都很爱她们,可最后她们都离我而去,永远的离开了我,我去找外公救她们,你知道的我外公是苗族的族长,精通所有蛊术,巫术,可是连外公都……幕晰,我被人下了咒,凡是和我在一起的女人不会活得长久,无法可解,注定一生孤苦。我真的不能让你再受伤害了。”

苏幕晰仰起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晟,良久之后,她轻轻的说“可是你知道吗,跟自己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就算活得久又怎样呢,我喜欢你,喜欢你对我的呵护,喜欢看你满脸醋意的样子。林晟,让我也像他们两个一样好吗?”

等了许久也不见林晟的答复,苏幕晰的暴脾气出来了“哼,姓林的,今天我把话放这了,该怎么办你看着办,明天我还没有得到我要的答复,我就去调凯子,调十个八个,然后从汉江大桥跳……”

话还没说完便被林晟堵住了双唇,耳边传来他的呢喃声“幕晰,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幸福的泪水再次止不住流下……

三个月后的一天,苏幕晰挽着林晟的胳膊在街道散步,路过一家冰激凌店,林晟进店买了两个冰激凌,刚出门,就看见一辆车如脱缰的野马撞向苏幕晰,紧接着苏幕晰的身体飞出了两三米远。林晟颤抖的奔向苏幕晰,抱起苏幕晰感觉她还有心跳,立马向不远处医院跑去……

“所幸你送的及时,若再完一会儿,连我们也无能为力,现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只是想要醒过来恐怕很难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医生的话仿佛魔障一般缠绕在林晟脑海久久挥之不去。林晟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抽了一根又一根香烟,那弥漫的烟雾虽笼罩了他的面孔,却掩盖不了他的恐惧。

空旷的走廊传来阵阵咳嗽的声音,接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到林晟身边,伸出一张骨瘦如柴的手缓缓地摸着林晟的脑袋。“孩子,别难过了。”

“外公,你帮帮我好吗,让她醒过来吧,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外公,求求你。”林晟满脸期盼的看着林峯。

看着孙儿那憔悴的面孔,林峯沉默了一会儿,终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对林晟说“有一种蛊,将母体和幼体分种与两人身上,母体会吸食寄宿者的精气转化到幼体身上,只是这样一来母体寄宿者活不过三年,而幼体寄宿者虽能活下去,却也会失去有关母体寄宿者的全部记忆,你可愿意?”

林晟咬咬牙,“我愿意,只要她能活下去,我会选择离开,三年又三个月,够了,我会永远记着她的。

”…

林峯缓缓从病房走出,拿出一只毛茸茸的蛊虫递给林晟,看着林晟吃下去后,笑了笑,带着沙哑的嗓音对林晟说“她就要醒了,你快去看看吧。哦,还有一件事,我前几天算出我的寿命只剩一年了,一年后别回来看我,记住了。”说完转身离开。

林晟悲伤的看着老人的身影缓缓远去,他知道这一次恐怕是最后一次见疼爱自己的外公了。直到老人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林晟才收回目光,带着忐忑的心情走进病房。

病房中的俏人儿已经醒了,见到林晟

进到病房,带着陌生的目光看着他“你是谁呀?”

“果然,她还是忘了自己。”林晟内心苦涩的想,“我叫林晟,不好意思,我进错病房了。”说完就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霎他的泪水止不住流下。

房门闭上的那一刻,苏幕晰哭成了泪人,“我爱你,林晟。”苏幕晰望着空旷的病房缓缓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