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爱情小说 - 正文*

毕业创作

贵州省金沙县安底镇八里片区集团总校/安底镇中心完全小学 何文南

陈风子的毕业创作《背篼邦的幸福生活》不但被省画院选中,还让他贴上了画家的金字招牌。但在省画院画家鬼头刀把把这幅用作毕业创作的画选到省画院以前,这幅画差点让他毕不了业。而这事要从陈风子最后一个学期毕业前他所在的母校安排的毕业创作说起。

陈风子是乌龙师范专科学校首届艺术系美术专业毕业生。说起这位陈风子同学是无心当画家却阴差阳错贴上了画家的金字招牌的那种。陈风子念高中时的理想是报考中文专业。但和很多英雄好汉一样,中国的十八般武艺都没难倒他,唯独老外的English和数学家发明的x+y让他中枪倒地。于是他成了“复烤厂”里的“老烟丝”。为了不再忍受被“复烤”的煎熬,他走上了艺术高考的道路。他在美术备考班接受了几个月的突击式训练就通过了艺考。由于艺术类专业对高考文化分的要求不高,他就顺利考入了乌龙师范专科学校艺术系美术专业。考上后,他曾想通过关系改专业。不过一是因为学校有规定,艺体类专业学生不能改专业,二是他的七大伯八大叔向他鼓吹一个新兴专业的大好前途,让他专心攻读美术专业。他这些叔伯当然也不会找什么关系去活动给他改专业的事。最后他就呆在画家的摇篮里真抓实干也好,半真半假也好,装模作样也好,成了一名准画家,不过这名准画家还真对艺术没什么感觉,仅仅是为画画而画画。从进校到毕业他一直在问老师和同学艺术是啥。结果他周围的打着追求艺术的旗号把自己弄得不管是衣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另类兮兮的,甚至连学校的公共课都视为神马&浮云的艺术家给了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答案。最终,艺术是什么还是让他一头雾水。他觉得艺术怎么没有一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就是万有引力定律那样容易理解啊。

总算熬到了最后一个学期,美术专业的每一个学生都要完成一幅代表三年学艺的最高成就的大作来作为毕业创作。前不久,系上组织了一次到边远少数民族村寨的采风活动。班上的同学明说去采风,实际上玩得不亦乐乎。当时学生们并不明白系上组织采风的真实意图,还以为得玩了。去采风以前,学生们得知,此次采风,不画画,仅仅是用相机这里拍拍,那里照照。学生们想到不用扛着画板,提着颜料和画笔跋山涉水,顶着烈日作画,马上欢呼雀跃。整次采风活动保证了学生们吃好,喝好,玩好,乐好。在采风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学生们在篝火边成了横七竖八的小糊涂仙。不过采风回来后一些八面玲珑的学生打听到了一条内部消息:所有学生的毕业创作必须是去采风的内容。这条消息一传出马上在学生内部炸开了锅。一部分学生的真实创作意愿不是创作去采风的内容,而是其它题材。这部分学生认为不能按照自己的真实意愿去创作,马上一肚子憋屈。这些学生想到自己的毕业大权掌握在学校和系的手里,只能敢怒不敢言,顺系上的意玩清一色游戏。什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都是下里和巴人。只有弘扬民族文化才是阳春和白雪。这就是系上的潜规则。大部分学生对这一潜规则都心知肚明。在这种全系河山一片红的大好形势下,裹着头巾的少数民族妇女肖像画像大工业机器生产出来那样大批量登陆毕业创作展厅。

在这些裹着头巾的少数民族妇女肖像画中间却有一幅鹤立鸡群的作品。那就是陈风子同学的《背篼帮的幸福生活》。不知道这位陈风子同学是不懂系上的潜规则,还是故意玩风格,玩个性。他在创作这幅《背篼帮的幸福生活》时,系上的专业课老师京城美少男拿一幅裹着头巾的少数民族妇女照片给他看,示意他要画这张照片的内容。这位自取艺名京城美少男的专业课老师并非什么美少男,而是满脸络腮胡却扎着小辫的大汉。他平时都是和学生嘻哈打笑惯了的,这位陈风子同学以为京城美少男在拿他当开心果,所以没在意,继续画他的《背篼帮的幸福生活》。陈风子的毕业创作指导老师并不是这位京城美少男,而是另一位喜怒不形于色,遇到什么事也只是冷笑一下的男老师。后来京城美少男又告诉陈风子,叫他和他的毕业创作指导老师通融通融,不然他的毕业创作可能过不了关。陈风子以为京城美少男在和他说笑,所以没在意,继续完成他的作品。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