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故事新编现代传奇 - 正文*

水浒人物谱之武松:孤独的忠义

翻开《水浒传》,二郎的英气扑面而来!

景阳冈下,十八碗水酒的劲头挡不住归家的脚步,踏歌而去,一条哨棒撑起豪气。一只大虫,又算得了什么?在酒气的氤氲里,一顿乱拳,成就了英雄的名声。

清河县里,那沿街叫卖炊饼的孱弱声音,在心底凝成一个不可解开的情节,那是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兄长的那间破屋里,金莲绽放得太过妖艳,王婆的聒噪,引来西门的馋色,悲剧,似乎成为了磨难英雄的定式!

英雄注定了需要经历残酷,水浒里的英雄,也注定了需要经历刀口舔血的桥段。狮子楼里,那满腔的悲愤,借着一把钢刀和哪些头颅发泄出来,然后,英雄就只剩下了一片飘摇的江湖。

河阳风月酒肆的招子肆意招摇,蒋门神惬意的人生里,哪里想过会有二郎经过。在微醺的酒意里,二郎玉环步、鸳鸯脚,一脸轻蔑,一身的豪气侠肝,直透过孟州午后的骄阳,逼人不已!而他只为,孟州牢城里被免去那顿杀威棒的恩义!

飞云浦湍急的河水是见识过的,鸳鸯楼的杀戮也是见识过的,一腔的怒火,一堆的头颅,一颗孤独苍凉但依然不失豪迈的英雄胆:“杀人者,打虎武松爷”!

英雄注定都是悲情的,英雄也是在悲情里伟大的。沧州柴府里,如非宋三郎的那点情义,即便是暂屈于廊下又有何妨?一遇三郎终身误乎?

在水浒里,武松注定了要与宋江相遇。梁山泊上,武松要的不是那个天罡星的座次,他要的是心里那份豪侠,是兄弟那份情义。

菊花会上,乐和的满江红,唱裂了兄弟的情义,唱衰了梁山的未来,在众人的嘘声里,二郎不平高叫,这是他的坦荡,这是他的忠义,这是他滴血心底的真诚!

蜈蚣岭、白虎庄、征辽国、擒方腊,二郎的孔武英气,心惊肉跳。以至于伤痕累累的他出家在六和禅寺的时候,我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在水浒里,这是一个英雄最好的归宿,一如智深和尚。这是武松应得的回报,这是为他化解孤独和豪气的最好归宿。

行者,武松,天伤星。一片孤独、一片伤感、一片血诚、一片天真、一片大义!

我非英雄,然惜英雄谁不如我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