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故事新编现代传奇 - 正文*

大狮子和月岛的故事

大狮子在和月岛第一次见面的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亢长幽深的梦。直到第二天早晨茫然不知的睁开双眼时,脸颊还依旧带着笑容,梦里欢快的模式并没有调换为原有的冷漠孤寂。

起床洗漱,整理课本,走出宿舍,都是不变的程序和动作。大狮子熟悉这一切,就像追赶猎物的大狮子,步伐急切的穿梭在上早课的人群中。若不是渐入寒冬的早晨微风已略有刺骨之势,大狮子或许会一直保持着从梦里带来的满面春风,在寒风中吹拂飘散。

大狮子缓过神来,合起不断呼出春风的微微张开的嘴角,眼睛却又拉长伸张,还是透露着与萧条冬日不相适配的生机。福祸福祸,谁能知晓,既然心里开心,管他冬日寒风凌厉,要笑就随他笑吧。大狮子竟差点笑出了声,一面为自己豪爽的性格自豪,一面想着自己在这股枯燥的人流中是多么特殊的存在。不自主的哼起了歌,没有词也不着调,但却快乐的无人能比,无人能晓。

做完这一切,已经到了教室,像是被春风吹拂而来,不动声响,又充满力量的崩裂着。大狮子终于能静下心,缓缓的将梦里的情形拾起,独自坐在教室最右旁的窗户边回味着。窗外的大梧桐树挂满了金黄的叶子,偶尔掉落几片,旋转飘零,落在铺满黄叶的草坪上。大狮子的梦里也有一个人,就像空中飘舞的黄叶,最后却是落在了自己心里。

月岛是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也是大狮子心里虚无飘忽的树叶。大狮子和月岛是在一场“一周情侣活动”中认识的,在这之前,大狮子不叫大狮子,月岛也不叫月岛。他们都有各自独立的生活,不相融和,不相知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大狮子想,月岛的出现,占据了他脑中全部的空间,仿佛把时间拉长了几万年,以至于大狮子突然懊悔这么久都没和家里联系,其实只是在三天前刚刚打过电话。

就是那种不知道是谁发起,想要帮助校园里广大单身男女脱单的活动。说白了就是瞎猫碰死耗子,为自己即将消逝的青春热血再挣扎一次。参加的人大多报以试试看的态度,万一遇见了对的人,岂不是真的“碰上了死耗子”。大狮子就是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报了名,只是他填的是他那个单身已久的好哥们的名字,还跑到他的朋友圈偷了一张看的过去的全身照,传上了网页。做完这些,大狮子看着坐在教室前排认真听课的哥们,心里希望这场不算是闹剧的玩笑能够带来美好的结局。大狮子总是一心为别人着想,所以会让熟悉的朋友都觉得他是天生的暖男。月岛常说,可怕,大狮子好暖。每当这时大狮子都会笑眯了眼,心里想着,暖可不是天生,是对谁而已。

大狮子在接收到牵手对象联系方式之后,和他那位哥们闹了矛盾。因为他的那位哥们不领情意,张嘴学习闭嘴考试,貌似对这种事情很不在乎,不是貌似,是肯定,就像大狮子不愿和他这位哥们一起去圆滑的交际圈里翻滚争锋一样。

大狮子闹了个笑话,把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大狮子想,他一定暖错了地方,把热情的脸庞贴到了别人的冷屁股上。在懊悔了两天之后,大狮子想起该和自己配对的对方,为人着想的精神再次重现,对方是不是等的很着急,对方可是真心想要对待这件事情吧。于是大狮子怀着复杂的心情,带着歉意添加了对方的微信,还不忘说上一句抱歉,希望对方能明白缘由,再以此全身而退。

好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像是黎明前的静夜,酝酿着清晨耀眼的阳光。大狮子看着安静的手机皱着眉头,想着是不是她没有看到消息,或者是她早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忘了而已。大狮子不安的心就这样悬挂着,一天过了,又一天。

大三这年繁琐的事情接连不断,时间仿佛也不愿快步溜走,总是停在原地,等候着那些找不到方向,没有目标的孩子们。大狮子对学习虽很上心,但总是期待着能发生一件难忘的事情,用来回味和留念。望着漫天散落的朦胧细雨,大狮子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将雨伞合起,昂着头,淋雨的感觉原来也会让人心跳加速,只是淋湿了头发的模样愈显狼狈,也令自己感到厌恶;看到光鲜亮丽有说有笑的情侣,大狮子总是在心里默默鄙视,要自己有了女朋友,一定带给她世界上最浪漫的爱意。大狮子就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娱自乐无所归属的存在着。

这次小小的风波并没有改变什么,根深蒂固的“微中二”不容摧毁,更不容撼动侵犯。何况一心怨悔的歉意并没有得到回复,故事本该就这样结束——大狮子枯燥的大学生活终于熬过了头,没有所谓的爱情,却把内心的自我练就的最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