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江湖柔情 - 正文*

末日生命

乔加贝因为跟腱断裂,到医院准备做手术,虽从来没有做过手术,但心态却像昔日的平静。

本来想,手术吗?打个麻醉,开一刀就好了。

本来是这样想的。

早晨,我穿着病号服,躺在转运车上,经过一些路,到了密封的等候室,先后过来一二个也几乎是穿的密封的医生问了我一些有关问题。

我简单的实事求是的回答了。

我在等候室,还睡了一小会。

之后。

进来一个医生将转运车推进了手术室。

我被几个已等待在那里的医生挪在手术室的台子上。

开始吊水。

我的主刀医生暂时没有来,我在静静的等待,心态还是昔日般的平静,没有手术前心的此起彼伏。

等待没有多久。

进来两名主刀医生。

麻醉师开始给我后背半身麻醉。

手术算拉开序幕。

麻醉不久,我的下半身开始慢慢的开始麻麻的,臀部也开始发热。

慢慢的麻醉到了医生要的成效,医生也开始了开刀前的最后准备。

其中一个医生将裤子脱掉,且消毒,插上尿管,那种感觉真疼且没有尊严。

几个医生围着我的身体,开始了刀光剑影的手术,虽然麻醉了,但切开的感觉,我是有的。

几个医生同时上手,手术不疼,心却觉得不舒服。

那一刻,我只是跟腱断裂,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却要在几个医生面前脱的如此没有尊严,插尿管,刀光剑影且反复的在腿上动作,

那一刻,我趴在手术台上,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未来的那一天的末日生命。

那一刻,我想到未来的有一天,我的生命也即将走到此生的终点,还重病缠身的,且奄奄一息的,我会怎么呢。

会像这一刻这样吗?被几个医生几乎脱的赤裸裸的,插着尿管,齐上手,翻来覆去的,在身体上动作吗?

会吗?我会吗?

我真的不会。

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选择静静的或者痛不欲生的等待死亡,如果,真的撕心裂肺的病痛,或者奄奄一息的很久了,我希望选择安乐死。

只有做过手术的人,才懂的,人在手术台上,如果主刀的医生没有慈悲之心或者没有爱,甚至没有职业道德,那些奄奄一息的或者撕心裂肺痛苦的患者,会一点尊严都没有。

生命对每一个人都仅有一次,谁也不能例外,如果,上天顾念,真的到了那一天,能够安静的离开最好。

如果不能,我希望能有尊严的结束末日生命。

也许,此刻的我,还是那样的幼稚,无知,不懂生命的真谛,生命的宝贵,生命的感动,可是,我,手术的那一刻,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这篇文章,我的用心,其实,很简单,就是不管任何人,都该给于那些末日生命者该有的人的尊严。

我希望爱,慈悲,和最后的尊严同时相伴在每一个末日生命的周围和感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