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江湖柔情 - 正文*

何以解忧

“醒着也是愁,何不一醉解千愁…”他一边自斟自酌一边喃喃念叨着。

时当深秋,分外萧瑟。在他的记忆里,他是个从不伤秋的北方汉子,然而近年来不知为何,他却和小媳妇儿一样,常为一草一木的凋零而感伤。这可不是他的风格,他默默地想。到底是哪出的问题呢?“因为小倩。”这个念头刚一 冒出,他就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刚端起来的酒也撒了一桌。

他甩了甩头,想把这个念头从脑中甩出。但却于事无补,过往的一切如电影般在他的眼前一幕幕浮现。

……

“天冷了,再添件衣吧,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她柔声道,并递给他一件大衣。

他接过大衣披在身上,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耳语:“倩,有你照顾我,这就足够了。哦,我去值班了,明早我给你带你最爱吃的灌汤包。”

“嗯…路上注意安全…”她低下红着的脸说。

“嗯,天不早了,早点睡吧。注意保暖,别又犯胃病了。”

她默默目送他步入寒风之中,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是一名刚从警校毕业的见习警员,虽说薪水不高,但因有她的陪伴,他对目前的生活很是知足。这可能就是爱的力量吧?他心里暖暖得想着。

在他心里,她就是一切——凌驾于自己生命的一切。

他俩是从孤儿院长大的一对青梅竹马,自打会记事起,他就不记得曾经分开过。小学、中学、大学,他们都是同学,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生命中从未出现过她,一切又会怎样。

刚想到这,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这天真是够冷的。他想着。走在凌冽的北风中,他裹紧了大衣,并加快了步伐,想要快些赶到派出所。

乡镇的夜格外的静谧,没有令人目眩的霓虹灯,也没有嘈杂的汽鸣声。他喜欢乡镇的夜,喜欢这如黑天鹅绒般的深邃星空,宁静而安详。这不由地让他想到了她曾为他弹奏的《夜的钢琴曲》,他感觉只有这样的纯正夜色才配得上这大师级的作品。

当他迈进派出所大院时,手表的指针刚走过10点49分。“还好,没迟到。”他暗自庆幸。作为一名见习警员,无故迟到自然免不了扣工资,而他现在正为在城里买房发愁呢。

他疾步走进破旧的小楼,在自己的座位前坐下。桌上的摆设很简单,一叠文件、一支中性笔、一支铅笔以及一部电话机。

这偏僻的乡镇本就治安良好,再加上又是深夜,根本不会有什么电话。他的意义也不过时象征性的。他将大衣挂在椅背,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以驱散外面带来的寒气。

“这鬼天气也真够冷的。”他嘀咕着。他又想起她来了。“她在家会不会很冷?她不会冻着吧?……”他心中有一种想打电话给她的冲动,“现在是上班期间,怎么能打私人电话呢?而且,她可能已经睡着了。”他劝着自己,摇摇头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乡镇地处偏僻,人员稀少,所里人手不够,夜班只有他一个人,但这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孤单。下午看的那场电影他还记忆犹新,此时,他又开始反刍那段温暖的时光。他还记得电影说的是一个痴情的傻小子如何爱一个女孩,即便女孩因车祸毁容,傻小子也不离不弃,最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虽然剧情落入俗套,但他还是挺喜欢的。从电影院出来时,她问他:“如果我毁容了,你会怎么办?”他说:“我也不会离开你,会和你白头到老……”他发现她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满,于是明智地止住了话头,“你好像不太满意这个答案?”她停下脚步,带着一丝忧伤说道:“我以为你会说你会刺瞎自己双眼,好让自己只记住最美的我呢。”他愣住了,不是因为她的“残忍”,而是因为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忧伤及那略带苍白脸。他很想一把抱住她对她说“放心吧,倩,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

一轮惨白明月慢慢升到正空,如水的月光洒在老槐树上,印出斑驳的树影。北风呼啸,黑漆漆的树影也随之晃动,如同鬼魅一般,显得怪诞而诡异。

但这一切,他都不曾注意。

一夜,没有一个人跨进大院,也没有一个电话打来。他揉着惺忪的困眼,强打精神,与刚到的同事交班,拿起大衣,走出了派出所的院门。

他走上街头,在一家熟悉的早点摊前停下,为她买了一笼灌汤包。当他想到她不小心咬破灌汤包,汤汁四溅的样子,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幸福。

回到家,他推开房门,却并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是不是还没起?不应该呀,她从来不睡懒觉啊……”他一边走往卧室一边琢磨着。一进卧室,他就看到她躺在床上,她的脸色可不太好看,比昨天更苍白了。他心头一紧,不会是生病了吧?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