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江湖柔情 - 正文*

雪下的断指

青天白日,无风,无云。木桩子场地,军子们收拾了刚砍了头的刑场,老九头这一次掌的刀,十里八村都知道这屠户杀猪有一套,杀人那更是手起刀落!“老九,这次干的不错,这是老爷赏的”说话的是这望风城的师爷,“哎呦,谢了师爷”接了师爷红包,老九头赶紧谢恩。“说了多少次了,老九,这都民国了,叫先生就行!”说话的师爷指了指脑门,老九头顿时明白了,感情是辫子没了!“哈哈哈,是我的不是,那个,那啥,先生,先生好啊!”其实老九头心里头明白,这世道,叫什么就是个屁,有枪的,都是爷爷!这张师爷,更是了不得!答对差不离,转身招呼了三班,收拾过后,老九头端了一碗“人头血”嚷嚷了一嘴“升天好走”这一嗓门喊的不要紧,人群鼎沸,不为别的,老人都信了人头血馒头治病!世道乱了,人心能不乱啊!其实没几个人在意今天杀的是哪个“赤匪”“红帽子”,老人拽着生了病的孩子,媳妇拽着生了病的丈夫,心思说吓这么一下,吃这么两口血馒头,健健康康把这操蛋的日子熬过去!人头攒动。没了脑袋的尸身就横在木桩旁边,这人头还得挂着,三班都精细,可这脑袋以下,估摸着又得歪脖树喂了狼去。抢到了血的赶紧喂了身边生了病的,倒是变了红口白牙,风一刮,感情就是一个个鬼!

“娘,听说今天砍头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咱望风城的先生“张老四”的独苗张婷,张家是望风城有名的望门,没民国的时候就有百十个人,百十条抢,民国受了降,交了一部分,但至今还是老财主。古有穷乡恶水出刁民,这贫富大了,人们自然也就说什么的都有,但独这张婷,没几人言语!“你爹一早就去了监斩,你一个姑娘家惦记这做什么?”说话的正是张老四的五太太,张婷的亲娘。张婷扶了扶手,她知道娘接下来要说什么。果不然,“婷,你给我站住,过来,娘有话对你说!”扭不过亲娘张婷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下!“婷,你听娘说,你是张府千金,你爹唯一一个后,你知道多少人,羡慕你”“我不需要!”张婷抓了把瓜子边吃边说!“混账!”张娘一声断喝,随即喘了口粗气“唉!你这丫头就是不懂为娘的心,“五房姨娘”为娘是第一个产下你的,怎奈你是个丫头”说完竟眼含热泪。“你不懂,你不争,可是等人家都一个个生了孩子,但凡有一个男孩,你,,,你到时,什么也不是”说罢竟哭了起来!张婷最见不得人哭了,赶紧给母亲倒了茶恭恭敬敬的说:“娘,您就放心,女儿肯定听您的,等您再给我添小弟,在这之前,我就老老实实的”几句温心话,老人也是听了高兴,起了身五妈妈就去准备晚上的饭食了,张婷抬了头看了看这围墙,心里不由的想到,“皇帝是没了!自己的老子何尝不是这个家的皇帝?”瓜子的皮子索性扔了地上,“哗啦”一响,终究是被人摆布!天色入了黑,张老四回了家,一进门斗大的牌匾写了个“张府”不由得心情就好了!“哈哈哈,回头找几个好木匠,给这匾上了金色,红色多吓人”门口老佣小鸡吃米点着头,进了正门,离着老远问着一股菜香,感情是“火锅”!

“哎呦,老爷回来了!快快,衣服去了,来给火加大点,这大冬天的”说话的就是最小的五妈妈,张老四脱了一身官皮,入了座,举了筷子说了句“开饭”众人才得开动,“爹爹,今天杀了谁啊!”张婷已经迫不及待了!“哈哈,一个奉系走狗!”张老四还真疼她这个姑娘!“哦哦,张作霖真的完蛋了!”张婷显得格外在意。“可不是,他崽子投了老蒋”临了吐了一口“吗的”张婷知道他爹的意思,“哎,咱管那么多干嘛,咱就过好自己日子,舒舒服服,来,四爷吃菜”说话的正是大妈妈,老早就在戏班子跟了自己的老子!老爷子点点头,不说话了,“四爷,我得和您说个事,咱家老三害了喜,怕是有了”“啥?”张老四一听,看了眼书香门第的老三,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张老四就是特吗的有福气”桌上每个人都送了祝愿!张府是张老四一生的积蓄,他的想法简单,有钱,房子就得大,大了门面,装得下的就是财气!二天一早,张家就宴请宾客,为的就是昭告全省,他张老四要有个后了,没准的就是个小子,不是张婷那样的假小子,是真真正正带把的张家好儿郎!“喜翠你知道吗?我要有弟弟了”张婷一边喂着鱼一边开心的和丫头谈论这自己的小弟弟,眉宇之间尽是喜色,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小孩子的可爱!张老四请了屠户老九头到家了给看看风水,老九头也不会这一套,但是说道给了钱,不赚王八蛋!“您放心吧!”应了四爷,老九头来了张府,烧香祭祖,文案齐全,找了几个道士念了经,拿了钱!一切简单!临走了时候,老九头突然感觉了不对劲!人脑袋过生活的,鼻子灵,“血腥味儿”环顾了一周,没有任何异常!告了辞,出了张府!老九头后背已经汗水打了一个劲透儿!“师傅,您这是咋了”问的正是老九头的徒弟!“没怎么!怕是要出事了!收拾收拾,咱回趟老家!”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总闻得见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