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江湖柔情 - 正文*

叙述者王承吉11:“毛贼”跟赖子

这三县交界之地,自古就是土匪出没的地方,在战乱的年代也是兵家藏身之处。而民国晚期这里却偏偏出了一个毛贼,弄得方圆几十公里的百姓哭笑不得。

其人真实姓名不详,大家都称他跟赖子。

据说,跟赖子是对偷窃上了瘾的人,每天不偷点东西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所以,他每天必偷。那怕是别人家柴火堆里的干柴,反正偷点东西才能入睡。他的名声流传很远,三县交界处的所有村庄无人不知。只要听说,跟赖子进村了,大人小孩都相互告知,注意防范。但这里的人们对此种“毛贼”好像并不痛恨,一是大家彼此都很熟悉,一般情况下他“偷生不偷熟”;二是如果你发现是跟赖子把你的东西偷了,你问他要他就给了,而且满脸笑容地赔不是。所以,人们都讲他偷的笑话,并不痛恨他,甚至赶上吃饭的时分人们还让他吃饭。人们也不避讳他,有时吃饭时主人会说:“跟赖子,你记住,今天在我家吃了饭了,可不要偷我家的东西了。”跟赖子一般满口答应。

因为,此处人们居住的房屋大多是土窑洞,土窑洞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烟筒特别的宽,而这给跟赖子以可乘之机。他常常从别人家的烟筒里钻进去,把土炕的“狗窝”顶开钻进屋子。有时候在黑夜里,他也会拿一个铃铛在附近的树林里摇,主人们以为他们的牛羊跑了赶紧起床去找,他则趁机钻进人家家里偷东西。

偷牲口是跟赖子的拿手好戏,那家伙钻进牲口棚里,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牲口的蹄子上捆上棉花,因此,把牲口牵出大院,没有一点响声。有时也会把挂在牲口脖子上铃铛摘下来系在院子的晾衣绳上,铃铛会在风中作响,以麻痹主人以为自己的牲口还在院子里吃草。

跟赖子的平常职业是做小买卖的,主要是卖“敌百虫”。因为,当时的山村寄生虫特别多,“敌百虫”是家家户户的必备之药,而此地交通不便,物资奇缺,他就选中了这么一个门道,每天背着个小包走村串户,当然,这为他偷鸡摸狗打探消息创造了条件。

据说,他偷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听。他常常藏在离他人不远的地方,听别人说话,从别人的谈话中获取信息。有一天,他正从一个乡间小路下来,有兄弟二人正在耕地。因为,临近吃饭的时分,弟弟偷懒,不愿意把木犁与牛再弄回去,就大声地给哥哥说:“哥,哥,我把犁藏到蒿草下面了;把牛拴到林子深处的黄栌树上了。”因为,他的哥哥耳朵有点背,所以他的声音特别大。结果,此话被藏在树林的跟赖子听见了。兄弟二人吃完饭回到地里时,发现牛与犁都没了,赶紧顺路就追,也没有追上,因为跟赖子一般不走主路。据说,晚上弟弟悄悄地跟哥哥说:“以后,咱说话要声音低点,怕跟赖子听见。”他哥回答说:“这球娃,今天在地里你这样说的话,还能把牛丢了?”

据说,跟赖子常常在山下的一个小饭馆吃饭,从来不给钱,而老板娘也不能让他赊账太多,差不多的时候就催帐。跟赖子一般就把新偷的东西给了顶账,一般多则多,少则少,双方都不计较。

一次,跟赖子在北林山附近的一个村庄偷了一包裹棉花下山,顺路就去附近的这家饭馆吃面。吃完后,老板娘笑着说:

“跟赖子,你这死娃记得不?欠下一百块钱了,该清一清了。”

“最近,没弄下啥东西,你看就有这二斤棉花。” 跟赖子笑着说。

老板娘回答说:“好吧,你这坏东西,二斤棉花就二斤棉花吧。”

等跟赖子走后,老板娘打开包袱一看,发现那棉花里面竟然藏着一大包“大烟土”。

“大烟土”是当地对鸦片的称呼,这在当时可是卖大价钱的。老板娘是做小买卖的,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财富”,欣喜之下,竟然患心脏病而死。而跟赖子惊闻此事,也心疼不已,心想自己行窃大半生好不容易弄了那么大的“家伙”,却白白送人,因此,也一病不起。后来,他家的两大缸小麦,在他患病期间不知让谁在他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

就这件事让跟赖子气绝而亡。

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