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精彩小小说 - 正文*

朱门(第六十五、六十六章)蒋立周

第六十五章 叛 徒 出 卖

罗玉兰没感冷清,她喜欢看农人栽秧砍麦犁牛耙地。每到天亮,去竹林听鸟叫,每到天黑,去田边听蛙鸣;长工摘回胡豆,她帮着剥;院坝散落碗豆,她帮着捡;地上有了渣滓,她帮着扫;侄媳养有小鸡,她给鸡娃撒米,天上飞来鹞子,她忙着撵开。反正,从小做过,如今重来,轻车熟路。立惠则每天去梁伯伯那里,洗衣服,做清洁,煮好饭菜,天黑回到婆婆身边,全然一位孝顺儿媳。只是,这位名门闺秀跟婆婆仅学点简单家务,刚刚上路,就想大显身手,饭菜实在不敢恭维,半生不熟,有盐莫味。梁校长倒吃得滋滋有味,赞不绝口,立惠反倒不好意思。

转眼,端午已过,农忙正酣。这日下午,立惠眼睛红红,回到朱门老院。

婆婆一见,急问:“哪个欺负你了?”

立惠顿时放声大哭,说:“婆婆,梁伯伯不见了。”

“啥子?那么大个活人不见了?”婆婆“嘿嘿”一笑,“他会飞?”

“上午我连门还没进,仲文大伯给我说,他回老家看婆婆去了,说婆婆病重,半夜走的。我不信,半夜他哪么晓得?他早说要带我回老家看婆婆呀,哪么不带我一起回去?仲文伯伯才说实话,他躲起来了。”

“他怕你?”婆婆又笑。

“他们说他是共党分子,要抓他 。”

“他是共党?怪了,未必有学问的都是共党?”

“是嘛,那么斯文,我看梁伯伯不像,他们乱捉人。”

“孙女,莫着急,他只要躲起来了,我们这个老山旮旯,莫想找到。”

立惠舒了口气,说:“梁伯伯躲在哪里哟?有饭吃没有?”

“孙女,你心好,莫急坏身子,我看梁校长有办法。”

正要上床,有人敲门,罗玉兰立即吹灭桐油灯,屏气静听,“干妈,是我,开门。”

原来是安贵。立惠把门一开,一股热气扑进,只见安贵穿件对襟白布汗褂,敞开胸脯,满脸冒汗,浑身沾着青草土泥,挽裤的右腿划出一条红口,冒出血来。他左手提一布包,右手握着左轮。罗玉兰大惊:“你从哪里来?”

安贵抹下额头汗水,说:“重庆出了叛徒,带起警察到处抓人,好多同志遭捉了。”

“你是共产党?”罗玉兰没有吃惊,反而冷静下来。其实,早就疑他是共党了。

安贵点点头:“有人从重庆回来,喊我们赶快躲。”

“梁校长也是?”

“老梁也是。我喊他躲了,昨半夜就走了。”

立惠急问:“他躲在哪里?我给送些吃的穿的去。”

“他早就出县界了,你放心嘛,我们的巾帼英雄。”

“安贵,看看,我的担心不多余吧,你不要跟我仲智儿子一样啊。”

原来昨天下午,“舵把子”由重庆赶回,说重庆那个最高上级叛变了,当了国民党中校专员,带起警察特务抓了好多人,那个药店掌柜也被抓了,他没敢再驾船,坐汽车连夜赶回。昨晚半夜,乡公所向师爷也到修理店报信,县保安大队今天乘船来龙兴场,中午就到,命令乡丁先看住胡安贵,莫让他跑了。安贵不敢拖延,也不敢走前门,从睡屋暗洞钻出,先通知梁校长躲避。梁校长则以母亲病重探望为由,请朱老师转告教导主任负责学校事务。而朱老师和向师爷没有暴露,继续坚持。天未明,安贵溜到乡下,分别通知完几个武哥自卫会骨干后,一直藏于老院后山密林,刚才,他没敢走小门,从院后岩壁滑下,到得大灶房里。

“难怪,下午我进槽门,看见三个人鬼头鬼脑,在外头转来转去。他们以为你躲在朱家院子吧。”立惠说。

“往下,你想哪么办?”罗玉兰反倒冷静,问。

“我本想把武哥自卫会的召集起来,跟他们打一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撤到铁石寨。”

“铁石寨不是土匪么?”此刻,罗玉兰脑壳非常清醒。

“上个月,铁石寨归顺我们了。他们先不答应,我说我们在朱家办武哥会,那头目的父亲不是黑团长的拜把兄弟么,黑团长不是给了他二十块大洋么,他又怕不和我们合伙,早迟要遭政府吃掉,就答应合伙了。”

“嘿,你倒把那个事情记住了。跟土匪合伙,乡民不骂你?”

“干妈,那伙土匪你清楚,坏事不多,民愤不大,他们也是穷人,受不了欺负才落草为匪的。现今讲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罗玉兰想想,说:“那些穷青年正在农忙,你召集得起来?就是召集起来了,经得住打?你要把他们的命当命啊。你赶快躲起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事到如今,只有保存实力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