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精彩小小说 - 正文*

朱门(第六十一、六十二章)蒋立周

第六十一章 婚 姻 风 波

这天,罗玉兰见孙女正给梁公子写信,说:“孙女,给他们讲了吧,免得疑神疑鬼。”

“由随你,婆婆。”立惠边写边答,“总而言之,我要作主,由不得他们。”

“也该给他们说一声嘛,是你父母啊。我先给你爸爸讲。”

朱经理听完,没有反应,末了,说:“妈,现今时兴自由恋爱,只要你说对方要得,立惠满意,我没说的,那就定嘛。再不定下,城里麻烦更多。”

罗玉兰仍不放心:“修英由你去讲啦。”

“不管她。”经理断然道。

“还是要给她讲,立惠是她女儿,”

这些年,本来脾气不好的修英,患上了更年期综合症:话多、猜疑、多病、喜怒无常、爱哭爱吵、疑心丈夫在外有染。以致家人尽量让她避她。仲信受不了,有时干脆夜宿在外。结果,疑心愈重。久之,猜疑成真,丈夫果然染上本城风月楼一位能歌善舞之绝色女子。艳事败露,修英又哭又闹又装病。丈夫不理她,任她吵闹。实在不可开交之时,仲信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吼道:“你再闹,我走了。”有时她怕丈夫再去风月楼,马上止住。有时,她不买帐,丈夫马上举起右手,吼道:“你再闹,耳巴子来了哇。”其实,那手也是做个样子,从没落下过,“杀手锏”常常失灵。她反倒威胁丈夫:“你敢打,老子跳河。”丈夫知她脾气,也不买帐:“你去跳啊,涪江没加盖。”

罗玉兰虽然不满修英,也没轻饶儿子,吵道:“你爸爸到死都信奉修身齐家,一言一行,不得逾矩。我们朱家从公公起五辈人,除了当兵的,哪有这种丑事?结发夫妻,白头到老,和和睦睦才是朱家门风。你都儿女成人了,当外公了,莫败坏了门风,顾点朱家面子。”

“妈,你看她哪个怪脾气。要是早几年,一封书把她休了。”

“你敢!女人老了有这个怪毛病,忍着点!”

“她骂我气我,莫得啥子,你老人家七八十了,还是这样。我看得下去?”

“算啦。不跟她一般见识。人老了,该遭人嫌了,我受得起。你外公不是说,‘让人不吃亏,吃亏不让人’吗?”

如此夫妻关系,还有什么乐趣?仲信全是奉守伦理道德维系家庭。

当晚,罗玉兰关上电灯,插死房门,棉被蒙头,尽量不听。然而,不出所料。不一会,南睡屋传来修英的吵闹哭声,一阵高一阵低,一声长一声短,半个钟头不息。后来,“乒”关门声,仲信气不过,一走了之。渐渐,修英声音放低。至于何时止息,罗玉兰已入梦乡,周游仙境去啦。

次日早饭后,罗玉兰坐于油店铺,抽着水烟和小黄伙计摆龙门阵。修英洗罢红脸肿眼,吃饱喝足,搬条方凳坐在门外街檐,骂大街一般,声音虽不很大,邻居和当妈的全能听见。她明白,街邻未必信她,可得让街邻知道,她不弱,她敢说,出了事她没责任。且听——

“都说人老癫恫,树老心空,我看就是,越老越糊涂,越老越疯癫,连个天日方向都不晓得。那么大个家,那么多事情,不管大小,她都当家,连我小女儿的婚姻大事也不放过,也要作主,跑到乡头选个啥子?农人娃子。不是老糊涂了么!不是疯癫了么!门当户对吗?城头男娃哪里没有?多得很,好的多得很,由我们挑。她偏要跑到老窝子去选,不是把女儿害了吗?哪像个作老人的!简直在后辈人头上屙屎屙尿了。”

她一停,看看反应。其实,罗玉兰早就去后院了,她不知道。

“别个都回城了,非要小女儿跟着她,赖在那个穷山旮旮里。没有电灯,油灯黑黢黢的,有啥子好耍?现刻,我才明白,她是想把小女儿嫁给她穷亲戚,她是想土匪抢我女儿,害我女儿,天啦,好歹毒呀。老实告诉你,我女儿要是出了点事,我要拉你下涪江喝水,和你拼命,你死了我也要追到阴曹地府。”说累了,歇口气,再曰,“更可恶的,嫁我女儿,我当妈的不晓得,背着我,她就把亲事定了,天下哪有这样?就是那家要得,你也该给我们父母商量下嘛,再定亲也不晚嘛。我们女儿是你生的?你那么胆大!我们出嫁哪个不是父母定亲?未必你还不晓得?你胆子就那么大!现今好了,生米煮成熟饭了,退也退不脱了,就是一泡屎,不想吃也得吃了。我的天老爷。呜——,”

说着,修英哭出声来,伤心至极。这时,立惠急匆匆走出巷道,拉起她:“妈,进去!”

修英挣脱女儿:“我不进去。我要找街坊邻居评评理。”

“妈,你到处讲,不顾我们朱家的脸吗?”

“她就不顾我们的脸嘛,她有脸把你这么好的妹娃嫁到乡头去嘛,我还顾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