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精彩小小说 - 正文*

原创长篇连载:禁锢的青春·第22章着了套儿

第22章 着了套儿

一夜大雨没停。

大雨一扫多日的闷热,天气变得凉幽幽的。

快天亮时,资琴抓住了水刚,娇嗔的哼哼着。水刚则抖擞龙虎精神,骄傲地迎战。小俩口翻来滚去的,不想一下翻腾到了地上,叭!啪!在黎明前的静寂中,分处响亮。

六点过,水刚准时醒来,拎起哑铃到外面院坝,开始了晨练。

一个人影在院坝外的小路边闪闪,像是在窥视,又像是偶然路过。

常年的早起晨练,水刚对坡上坡下早起的老师或家属,已知道得很清楚。在他印象中,似乎还没有这么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所以,当人影又在路口闪现时,水刚喝住了他。

“干什么的,你找谁?”

“哦,你好,请问,冷刚在这儿住吗?”对方笑嘻嘻掏出包“中华”,手腕一抖动:“请抽烟。”,水刚看清对方是一个面白皮薄的中年人,稍稍和蔼一些。

“你是他什么人?”

水刚将递到自己眼前的烟卷儿一拦:“一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儿啊?”

“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中年人收回“中华”,仍然笑嘻嘻的:“他没给你讲过?他可给我讲过你,你是叫水刚吧?”

水刚没回答,而是冷冷的打量着他。

水刚知道,自三刚搬到这十三平方来,大家都是上下班,各忙各的,从没有过什么朋友找到这儿来过。

今天突然冒出了个冷刚很好很好的朋友?莫忙,这事儿得慎重些。至于对方知道自己是水刚,这不稀奇;常年站在街头兜售,自己认不到别人,而别人认得到自己的多呢。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一大清早的?”

水刚拎起了哑铃,示意中年人离开,自己要晨练了。

这时,脚步一响,冷刚从走廊里匆忙跑了出来。“冷刚,这么早?”“嗯哪!”“今晚继续。”“好的。”,水刚一扭头,中年人不见了,只剩下冷刚匆忙跑过的背影。

晨练完毕,水刚并没急着上街,而是回厨房为老婆弄早饭。

资琴昨晚打过招呼:“明上午你晚点上街,帮我打点一下箱子,后天我们就要到出发了。”

想想前二天看见小教室黑板上的粉笔大字:“离参加北京全国小教观摩交流学习会还有5天”的提示,没想到一下就过去了三天啦。

把馒头蒸起,稀饭熬好。

再拈一包“涪陵榨菜”剪开,抖散在小碟子,散上几点葱花。

资琴的早饭即简单,又奢华。简单在也就是一般的馒头稀饭;奢华在要求每天一包“涪陵榨菜”,上面必须还得有几点葱花。

这就苦了水刚。

每天站街头兜售,上邮局代写和吹小号伴奏之余,还得时时想着家里还没有“涪陵榨菜”和葱花?

一个人做得小事不难,难的是天天做小事儿。诸如榨菜葱花之类屁事儿,在水刚看来真是莫明其妙,天天都要这二样下饭,也不嫌单调得慌?

可资琴到底是资琴。

资琴说:“咱这么个漂漂亮亮的黄花闺女嫁给你,图的什么?就是图的你给咱干这类好小事儿。这类小事儿干好了,我的心情就舒畅。我的心情舒畅了,你的日子也才好过。这么简单的逻辑推理都不会?真是枉披了一张人皮。”

所以,为不枉披了一张人皮,水刚从此发愤图强,强令自己记着干好这类小事儿。

长此以往,水刚也就成了水刚。

呱呱呱!呱呱呱!水刚一抬头,啊哈,昨晚被自己抓住,罩在盆下的那只青蛙,怎么跳出去啦?别说,如是不是一场大雨,在这城市里还真不可能看到这么大的青蛙。

奇怪的是,水刚蹲下去伸手抓它时,它不躲不藏,而是亮晶晶的瞅着水刚。

未了,竟然呱的一跃,跳入了水刚的掌心。

呱呱呱!呱呱呱!青蛙蹲在屋后的排沟里,恋恋不舍的瞅着水刚,一双修长极富弹性的蛙腿,微微屈起,仿佛在向主人告别。

水刚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它。

然后挥挥手:“嘘,走吧走吧,你让我不愉快了。走吧,快走吧。”

呱呱呱!青蛙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纵,不见了。差五分钟就八点啦,可老婆还在呼呼大睡。水刚慌忙推推资琴:“要迟到啦,还睡?起来得啦。懒鬼。”

资琴倒是条件反射般睁了睁眼睛。

又软软儿闭上,咕嘟咕噜的:“轮流,轮流错时间休息,明白吗?半个时后再来喊醒我。”

这时,水刚听见左隔右壁房门一响,紧跟着是响亮的锁门声。然后,从窗口代掩的窗帘缝隙瞅出去,欣然和任悦一前一后的背影,消失在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