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精彩小小说 - 正文*

婚姻黑洞35逃出传销3

婚姻黑洞36逃出传销3

乔惠是被左边那个一夜都在打呼噜的女人,把肉乎乎而且有狐臭的胳膊窝压住嘴弄醒的,乔惠不由自主坐起来,把那个女人汗津津,腋窝下好像枯草一样乱蓬蓬的胳膊挪到一边。

乔惠从小就有洁癖,如果正在吃饭,看见电视广告里播出肛泰,妇炎洁一类广告,总是不由自主想去呕吐。更何况狐臭那股甜骚的味道,她抬头看看四周,四周黑乎乎的,和她一排躺了十几个人,有的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有的裸露着鼓鼓的胸脯,虽然是七月,但是乌鲁木齐的早上还是有点凉意。

没有了手机,看不见外面的光线,乔惠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她刚才睡着了,做了一个噩梦,一大群人把她五花大绑往一个闷罐子车上推,她大声喊男朋友的名字,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把一个臭袜子塞进她嘴里,她拼命挣扎,才知道是左边这个看不出来年纪的女人的胳膊窝。

睡梦里的恐惧是不真实的,醒来的恐惧才是实实在在的,她有时候有一种断层的恍惚,她不是来新疆找男朋友的吗,怎么到了这个地狱一样黑暗的地方。

正在她脑海里刚刚浮现出白洁那张非常母性的脸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推开,一道紫色的光线射进来,那个戴墨镜秃头,脖子里戴着狗链子那么粗的金链子的男人,啪的把灯打开,乔惠不由自主用手遮住眼,那个男人操一口晦涩的四川普通话说,都起来了,吃饭上课。

那些刚才还在打呼噜的女人慌慌忙忙的都起来了,夏天本来就热,还加上有蚊子,大部分女人都基本上没有脱衣服,那个秃头男人,斜靠在门口,一只毛茸茸的大猩猩一样的手里玩着一把明晃晃的军刺,屋内的灯光射上去,发出让人心寒的赤光,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几个手忙脚乱穿衣服的女人鼓鼓的胸上扫来扫去,这时候白洁进来了,对那个秃头男人递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有点不情愿的出去了。

乔惠看见白洁,好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站起来眼泪巴巴的对她说,我想回家了,我的手机和包包呢。白洁嫣然一笑说,手机肯定给你,现在外面戒严,那些维族人造反了,见汉人就杀,出去也是送死,你和这些姐姐妹妹先在这里待几天,过两天风平浪静了一定送你去五家渠见你男朋友,乔惠还想说什么,白洁对着那个睡在她左边的胖女人说,吴桂英,赶紧照顾一下这个新来的小妹妹,那个胖女人弹簧一样跳起来,拉住乔惠的手说,来来来,先刷牙洗脸,一会吃早饭,这时候,一屋子的女人都起来了,一个个目光里都是一种异样的兴奋,她们互相给对方挤牙膏,打洗脸水,那份亲热好像一家人一样。

2014年昆明火车站发生新疆恐怖分子砍伤旅客事件,这一年五月多名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制造爆炸事件,六月发生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公交车制造爆炸事件,造成多名无辜平民死伤。

新疆历来是边陲不毛之地,也是中央政府鞭长莫及的地方,历朝历代都以安抚养护为怀柔政策,以便维护国家版图完整。

新疆也是一个多民族混居的地方,其中维族人占大多数,解放后,中央政府在很多政策上倾斜新疆少数民族,计划生育在内地简直是白色恐怖的时候,这里的维族人可以随心所欲的生孩子,高考,这里的分数比内地考生低了一百多分。

新疆的民族问题由来已久,从唐太宗贞观十四年平定突厥,到清朝左宗棠建立稳定的清中央集权下的新疆地方政府,再到解放后建立新疆建设兵团,中央政府殚精竭虑维护祖国统一,但是因为地域文化不同,再加上新疆周围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的鼓动,不停有新疆一些民族主义思想的暴徒发生暴乱,企图建立新疆独立王国,于是解放后的王震将军入住新疆,对一些企图分裂祖国的少数暴乱分子采取严厉打击,许多新疆的少数民族吓唬孩子都是用王震来了,孩子立马不哭了。

乔惠来的时候,乌鲁木齐已经全城戒严,所以白洁并没有说假话,不过乔惠并不知道,她还不知道的是就在全城戒严的高压态势下,这些传销分子正疯狂的利用戒严开展传销敛财不法活动。

乔惠的命运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