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另类小说 - 正文*

运尸人

我推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走在村外的旷野上。这辆车已经很破旧了,推着它走路感觉就像推着一个没有轮子的木架子。独轮车的结构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黑色污垢,这些污垢已经与车身的木头融为一体了,有少数几个地方的污垢不知为什么而剥落了,露出了灰黄色的木头。轮子每转一圈就会有规律的响一声,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什么柔软的东西被碾碎了似的。我无聊的盯着我眼前那一小段木头,想在那污垢的纹理中找到什么东西,那纹理看起来像是某种生物的触手,但我看了很长时间也没看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车下的轮子又响了一声,这已经是第19声了,车轮已经响了19声,可是我还是没能从那污垢的花纹里看出什么东西,我不禁懊恼地抖了抖手。传来了一声哭泣般的摩擦声,独轮车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我只得用力推了推独轮车,接着又用尽全身力气推了推它,我的脚都深深陷入了泥地里,但车却只滑动了几毫米,同时发出了一阵嘈杂的木料摩擦声。我激动得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松开抓着握把的手,低头去看车下面。

地上满是泥浆,以至于把半个车轮都覆盖了,我这才注意到我已经来到了城墙附近的沼泽。周围弥漫着浓雾,只能看到一些枯树模糊的灰白色影子,那些树枝异常尖利,就像一只只抓着这浓雾的爪子。我默默的看了看四周,这里的景象似乎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不过也无所谓了,那辆独轮车一直压在我心头,我不禁费力的把脚从泥地里拔了出来,然后弯腰钻到了车底下。

尖利的木刺扎到了我的脊背,但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伤害,制作这辆独轮车的木头并不结实,并且已经很陈旧了。我用胳膊肘和膝盖撑起了身子,腾出双手开始清理轮子上的淤泥。我边清理边看着我那双狭长而布满褶皱的手,这双手并不适合干这样的工作,而更适合抄抄写写和向人示意,但命运如此,也只能这样了。一只黏糊糊的东西碰到了我的脸,我认出那是一只高度腐烂的手,和沾着淤泥的骨头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不耐烦的把它拨到了一边,不禁懊恼起这只手为什么不掉下来或是彻底烂掉,或者是让整个身子跟着手一块烂掉。

我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才清理掉了轮子上的淤泥,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阻碍独轮车前进的东西。我费力的爬了起来,我感到我的脊椎骨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挤碎了,那只腐烂的手仍在我面前晃荡,我不禁抓住了它,想把它放回车上,但没等我用力,那只手就连着手臂一起掉了下来,然后滑落到了地上,沉入了淤泥中,只留给我一手粘液和碎渣。我重新握住了车把,继续推车向前。车把摸起来如同沾满灰尘的土块,在我手里发出了沉闷的摩擦声。

我又废了好大力气才推动独轮车,车轮似乎绕过了什么东西,但那东西有很大一块粘在了车轮上,让车轮转动起来更不灵活。这辆车是我从刑事部仓库里找的,是仓库里少数能用的车。还有一辆新一点的独轮车放在仓库门口,但上面放着几份旧文件,上面印着非常繁杂的帝国徽章,似乎是某个治安官或者其他官员的手下要用的,而我只是个小职员,实在不能拿去。我还记得治安官是如何用那慢吞吞的口气嘱咐我把这具尸体用独轮车拉到城墙另一边的,可惜那时治安官的整个脸都隐藏在兜帽中,看不到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