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戏说人生开心剧场 - 正文*

无题

想了解真相,逃避真相,相信真相,看淡真相,真相的确存在是确实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以自己短浅的目光去看向无尽,希望看到什么……

1

变得蹒跚,我忘记了自己在哪里,我还活着,算是吧,扶了扶眼镜,这里感觉很冷,大雾弥漫,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干了什么?我为何在这?我想大喊一声“有人吗?”但只是想了想,顺手拿起路边的一根锈迹斑斑的水管,它让我感到安全,至少就算是错觉也感觉……我继续走着,看到一扇门不是很紧,我试着推开,里面有一张小床,这里好像一个门房屋,我关上门,用凳子等别的大的堵住门,我不知道自己在防着什么,总之我就是想活着,然后紧紧抱着那根水管,慢慢睡着。

那是一个美丽的下午,太阳从西边照来,一切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让人觉得温馨。我端起茶杯喝了口,对面坐着一个,一个,一个东西,如果说别的我可以叫得上名字,那么这个东西我无法用自己现有的语言来描绘它,只能说,有很怪的感觉,它高于我,我应该尊重它,所以我改称“它”为“他”,当然,另一方面,这美丽的观景也没能完全抵消我的恐惧。

“你有什么问题?”

“我想知道宇宙的起源。”

“你指哪一个宇宙?”

“宇宙有很多?”

“哦!我认识很多宇宙,有几个还欠我XX(我听不懂),你想知道哪一个?”

“就说说我生存的那一个宇宙吧。”

“我会试着比喻,因为真相的每一个片段都将让你死去,如果你想听比喻,那就听吧。”

“行,我只想了解大概。”

“你们的宇宙,好像——一个你们人类的孩子,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因为她的上辈进行了愚蠢的行为,她的……算是父亲杀死了他的……上司,现在他父亲也让那几个上等宇宙杀了。”

“等等!她是宇宙,那么她父亲,她父亲上司,他们一切都是宇宙是吧?”

“是”

“宇宙杀宇宙!宇宙也会死吗?”

“哦!当然会死,不过现在开始你听我说,到我让你问的时候再问,好吗?”

“好,好的,先生。”

我低下头拿起茶杯,不再打算说了,我们没有可比性,我这样认为。

“现在,这孩子是宇宙们赌场里的一个道具,是个可怜的……也不是,没有什么好的,呵呵。”

他看了眼太阳,继续说:

“她那时算是出现在一个中等宇宙……其中,有东西说过,这个女孩会给他们带去过早的衰败,但他们没听,他们没听,那东西曾说过他们消失,但他们没听。”

“然后呢?先生?”我小声问

“然后?你们生存的宇宙被送进赌场,直到现在。”

我听的很迷茫,但又不好问,提了第二个问题:

“哪,我们星球上的生命是哪来的?”

“你们只是一个游戏。”

“游戏?”

“你们开始于一条虫,那虫子在你们那个细胞上生下无数卵,该死的不会活,该活的死不了,这就是你们的开始,其中之一。”

“哪,我们是什么?”

“你们是乐趣,你们是消遣,你们是祸害。”

“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赌的正反方,正方认为你们会让这个宇宙消失,而反方认为不会,他们双方不断规划你们,引导你们,有的则看着,就是这样。”

“这么说来,我们……什么是真?意义?”

“你们确实看起来很好玩。”

“哪,如果那个孩子死了,作为癌症的我们对你们来说,一点都不担心吗?”

“不不……哈哈哈……你们……”他大笑到。

“我们究竟……是……什么?”

“不好意思,我不想谈了。”

他看了眼阳光,说:“如果无聊,我会再叫你。”

周围一切都消失了。

我醒了。

2

醒来后,已经是晚上,我睡了多久,我忘了,我为何在这?这是惩罚吗?我干了什么?唯一的好处也许也是这里没有别人,你做什么都不会引来什么,真的什么都引不来吗?哪堵门干什么呢?幸好这小房间有厕所,不过就现在这种情况,我在那里上厕所好像也不重要了。上了厕所,回来看看窗外,黑夜与大雾搅拌在一起,根本看不见什么,一觉睡醒后的清醒感又开始朦胧,这一切是真的?还是我疯了脑补的脑洞呢?我一定是疯了,我需要医生,医生?他们真的是健康的吗?疯了有办法自己预判吗?眼皮慢慢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