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戏说人生开心剧场 - 正文*

结扎

那年暑假回老家,几个乡亲来母亲家串门,大家有的坐在炕沿上,有的坐在凳子上,偶尔唠点跟农活有关的事,而更多的时候是唠着闲嗑,扯着闲蛋。就算在院子里也会不时地听到一个女人嘎嘎的笑声。

“宝兰,怎么又胖了?该不是有孩子了吧?”一个男人的声音,明显的带些调侃。“有个屁孩子?俺家老爷们都不跟我睡觉了,我跟谁有孩子去?!”嘎嘎嘎,说完一阵爽朗的笑声,这笑声似乎震得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跳起舞来,屋里其他的的人也跟着笑起来。

我们这个地方,把怀孕叫有孩子了。提起生孩子的事,兰姑即使能笑出来,大概也是笑里带着泪呀!

兰姑到了结婚年龄结了婚,第二年生了个大胖丫头。正在一家人琢磨着“下一胎可要生个小子”的时候, 村里忽然传来了“计划生育”的消息。一时间各种传闻,沸沸扬扬。有的说凡是有了一个以上孩子的女的都得去做结扎手术;有的说不对,是有了一个以上孩子,但是没了老爷们儿的不用做;又有的说不管有没有老爷们儿,只要已经有了孩子而且还能生孩子的都必须做。又有消息传来说:大队干部带着公社干部,开着大汽车到各村“抓”人呢!说是抓着一个符合条件的妇女就往大卡车上一扔,直接拉到镇上医院给“敲”了。还说结扎老可怕了,结扎以后就伤了元气,对身体如何如何不好,更可怕的是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种种传闻,闹得大家人心惶惶,那些在“范围”里的妇女吓得东躲西藏,有的甚至在风声紧的时候远避他乡。

兰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再说了刚生完孩子 ,想大队干部不会对刚生完孩子的人怎么样,所以就大意了。那天一辆大汽车在村子里突突了几圈之后,停在了兰姑家门口,兰姑一家都呆了。兰姑被拉上了大汽车。回来之后,兰姑就成了一个被“敲”过的女人。从此,就很少再听到兰姑嘎嘎嘎的笑声。听妈妈说,兰姑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婆婆不给她好脸,丈夫也经常阴沉着个脸。兰姑有时也念叨:″对不起俺家老刘啊,老刘家没有接户口本的了。"

原以为兰姑的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呢。谁知再过了几年之后,当我又回到老家,关于兰姑,我看到的听到的竟是那么令我惊异,我竟说不清心里是替兰姑高兴呢还是难过呢。

那一天,我正在跟母亲闲聊。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进了院子,她的后面跟进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多点儿的宝宝。进了院子兰姑笑盈盈的喊道:“大嫂子,听说二儿(二儿是我的小名,)回来了,我过来看看。”原来她怀里抱的是她的第三个孩子,男孩!

事情是这样的:计划生育最紧的时候过去了,兰姑一家托关系走后门,偷偷地找了一个大夫又把截断的输卵管接上了,恢复了了一年,又怀孕,但是又生了个丫头,兰姑两口子没有气馁,再战,终于生了个大儿子。据说,怀后两个孩子的时候,兰姑也真不容易,一直东躲西藏,直到孩子呱呱坠地,才敢回家。也听说,为了生后两个孩子,兰姑家已经被罚得一贫如洗。

但是,如今,我看到的兰姑,依然是那样快乐的幸福的兰姑,大家都说,现在兰姑两口子可能干了,小日子也一天比一天 好起来了。我发自内心的为她感动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