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语文资料 - 教师参考/文章选编 - 正文

初中语文十种地方教材概览

[TEMP]
来源: 2005-9-18 4:15:00
 ⊙ 编写体系
  北师大本
  听说读写训练材料的选择,指导文字和思考练习题的编写,均兼顾语文训练的价值和思想教育的价值。听、说、读、写训练,根据各自的规律,自成系列。各单元按听、说、读、写的次序排列,几项内容互相照应,相互渗透。分阶段、分层次进行语文训练。四个年级分成三个阶段,六个层次。初中一、二年级为第一阶段,该段与小学语文教学衔接,初中三年级为第二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基础上扩充语文知识,提高语文能力;初中四年级为第三阶段,使初中三年学到的语文知识得到系统整理,综合运用,发展语文能力。以语文训练为主线,语文知识为辅线,根据语文训练的需要安排语文知识。注意加强开发学生智力的训练内容。
  北京市本
  依据总的思路设计编写体系的主要特点是:阅读。和写作训练程序基本一致,有明确的阶段性和系统性。阶段性主要体现为初中三个年级各自的教学重点明确,各自是一个较完整的子系统。系列性主要体现为读、写、听、说训练和汉语知识教学各自有一个由浅入深的纵向系列。这个系列不仅体现于年级之间的梯度,而且体现于单元内容的逐步加深。
  上海H本
  听、说、读、写,读是基础。学生的阅读习惯、阅读方法、阅读技能都应该有一定的训练序列,以求在教学中得到有效的训练,全面提高语文素质;突出训练的主线,精简知识教学内容,减轻学生负担;现代汉语语法教学,“不求系统,务求实用”,不要求系统学习语法知识,不写知识短文,而将有关知识编写在训练题中;表达教材自成系列,加强口语训练和应用文写作。阅读教材与表达教材相辅相成;在每册课本中安排一个“视听单元”,形成视听体系,有计划地训练学生的视听能力。课本中只出现训练提示,另有音像制品作为教材。
  上海S本
  读、写、听、说能力是语文素质极为重要的构成因素,而能力的获得必须以训练为途径,因此,这套教材在编排体例上,以能力训练为基本线索。为了使训练序列清晰而又便于操作,将每册教材分编为“阅读”与“表达”两部分。
  辽宁本
  编写体系基本上由如下三部分构成:听、说、读、写四种能力形成四条训练线平行展开(听、说两线较短,读、写两线较长),它们之间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把课本编为两套,一是以培养理解能力为主线的(阅读)教程,着重训练学生的听、读能力;另一是以培养表达能力为主线的(写作)教程,着重训练学生的说、写能力;全套教材把培养听、说、读、写能力分解为训练点,把语、修、逻、文等基础知识编排为专题,以能力训练为经线,以知识传授为纬线,形成教学训练的单元。
  江苏本
  努力按着科学性与实用性统一,系列性和整体性统一的要求,建立“单元合成,整体训练”新体系;全套六册书,内部包含阅读、写作、语文基础知识三个子系统。知识系统力求简化,范文系统力求优化,作业系统力求精化,助读系统力求强化。语文知识采取“单元小集中”的方法,编写若干系列知识点,并从相关课文中提取出语言材料。第一至第四册的文言课文,分散与现代文混合组元,并采取原文与译文相对照的形式编写,第五、六册的文言课文集中两个单元,适当编入最基本的文言常识;贯穿全套教材的是以读写听说能力训练线为主的多股交织的集合线(包括语文能力训练线,知识结构线,思维发展线和学生学习语文心理发展线)。
  广东本
  读、写、听、说与思维能力全面训练。在重视读和写的同时,在每一册中,为听说训练独立设一单元。把思维能力看作是听、说、读、写的基础,除了在课文的分析和练习中加强思维训练外,还专设了“观察与感受”“联想与现象”“分析与综合”等单元。每一册都设有听说、阅读方法、文艺作品的理解、思维方法以文章结构与表达方式的分析,文言文阅读等不同中心,使各种能力得到螺旋式的提高。
  广西本
  课文把初中作为一个学习整体,与小学衔接,以分解训练为主,以综合训练为主,以整理巩固为主的四个教学阶段,教学内容结构分为章→单元→课文(例文)三个层次。章是总体纲要,发挥宏观导向作用;单元是纲上的目,是教学的具体单位;课文是进行单元训练的例子,在本书中不再是具有独立性的选文。这种序列体系为教学提供了纲举目张有例证的整体优化条件。
  四川本
  教材将语文学习的规律与学生的认识规律结合起来,将知识的传授、能力的训练、方法的指导、习惯的培养结合起来,架构起一个较为系统的整体训练体系。知识和能力训练的分段要求各有侧重,又相互衔接,合理分布;编排的项目标志鲜明,虽是综合组元,但疏朗清晰,达到了分之则序列清楚,合之则相互为用的要求。基础知识内容简化,突出实用,按了解、理解、掌握、运用等提出不同要求进行训练;基本能力训练以读写听说能力为主,相互有机配合,循序渐进,训练落实。
  浙江本
  注意从各个环节加强对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训练,从根本上一改过去的课文型,而成为以课文为凭借的训练型。这部教材的纵横联结,形成一张科学的、系统的训练网络。以听说读写能力训练为主线,做到寓知识教学于能力训练之中。训练序列清晰,要求明确、具体。
  ⊙ 编写体例
  北师大本
  听说读写各有训练要求、训练内容和训练步骤、方法。听话训练和说话训练设;“训练要求”、“听话(说话)指导”、“训练材料”、“思考练习题”等项。阅读训练设:“训练要求”、“阅读指导”、“教读课文”、“自读课文”等项,并附“课外阅读”。教读课文之前有“初读指导”,之后有“巩固、运用、扩展”练习题,自读课文前有“自读指导”,课外阅读后有“自测试题”。写作训练设:“训练要求”、“写作指导”、“写作例文”、“练习题目”。练习题目分“片断练习”和“作文练习”两项。智力训练分布在全套课本之中,贯穿于语文训练的始终。
  北京市本
  每册课文约30篇,分别构成7或8个单元。单元开头是“单元提要”,这是本单元的教学纲要。然后是一组课文。每篇教材由五个部分组成,即“提示”、“预习”(自读)、“课文”“课堂讨论”和“练习”,然后是“单元综合性知识与练习”(这部分要在计划出版的修订本才有,现行教材未印)。文言文独立组成单元,着重培养学生的诵读能力,对古代汉语知识不提出系统要求。每册有附录。
  上海H本
  各册课本中编入一个“课外阅读指导”单元,系统地介绍阅读知识,指导阅读方法;各册教材每个单元之后附有“每周一诗”,选用历代著名诗歌,提供注释,让学生读读背背,增加积累,陶冶情操;各册和各单元的要求明确集中,有利于促进教学方法的改革。
  课文不分文体、语体编排。阅读教材的单元教学要求明确集中,便于教和学的操作。单元的设立层次清楚、循序渐进,又适当反复。
  上海S本
  每册教材,“阅读”与“表达”都安排7个单元。在阅读过程中做一些书面作业;在写作过程中,在构思、表达方式,以及语言运用等方面从课文中得到一些启示或进行直接的借鉴、模仿。共有4条语文知识序列。语法知识、修辞知识、标点符号知识,编写在“阅读”这一训练系统之中;文章知识,则分散编写在“阅读”和“表达”两个训练系统之中。
  辽宁本
  每册由7或8个单元组成。每单元由五个部分组成。
  首先,安排一篇有关单元内容的知识短文作先导,向学生传授规律性的知识;其次,提出本单元语文能力培养训练的任务,作为单元教学活动的指导;第三,介绍本单元培养训练项目的教法与学法;第四,列举例文,每单元5篇,其中精讲1篇,作为本单元能力训练的示范课。课内教师指导下的阅读共2篇。最后安排一个单元训练,作为总结。每篇课文都安排以下五个项目:教学目的要求;预习提纲;课文与注释;自学参考材料(有关时代背景、作家介绍等材料);课后思考与练习。
  江苏本
  课文分教读、扶读和自读三类。作业系统,除每篇课文后精编练习外,还编写了与课本配套的单元教学目标检测题。
  每个单元前有“单元教材支配表”,每篇课文前有学习重点提示。教读和扶读课文都有诱导式的预习提示和读中提示。预习提示在提供概略的阅读背景资料的同时,设计了精要的预习题。读中提示着重启发学生揣摩、体味课文的思想内容和语言形式。每单元教读课文3篇;扶读课文1篇,详加评注,在教师扶持下阅读;自读课文1篇,运用“阅读方法和习惯”系列短文中提出的方法,独立阅读。编入学法指导短文36篇。结合单元教学内容,配编了“图书箱”,有重点地介绍与课文有关的重要作家作品。附录中编入了工农业生产、日常生活和社会交际等常用语和应用文示例。
  广东本
  读、写、听、说能力的要求,分配在初中六册课本中,标示单元题目,提出学习要求,提示有关知识和学习方法,选择课文,设置练习。每个单元的开始,都设有“学习提示”,先说明该单元的教学目的和达到这一教学目的的方法。
  广西本
  教材各单元前标有单元学习要点,课前设计有导语,文中注有旁批,课后设计了课堂讨论题(或阅读思考题)和读后指要,单元结束有单元学习小结。单元的这些栏目设计,实质上构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导学系统”,既有量、度、序、位的控制,又体现了引导学生自学的导向功能,有利于教师组织课堂教学,也有利于学生自读、自练、自测。
  浙江本
  课本的体例特点,是在章的总体导向下的单元组合。单元内含教学目标引言,引路课文和自学课文;还有适量的用以比较学习或定向扩展视野的自读诗选及知识资料;以单元训练为台阶,分别设计有单项片断训练则(小作文)及目标综合训练;汉语则另编为若干讲座,分别插入章或单元之后。
  引路课文以教师教学使用为主,自学课文是为学生提供的举一反三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