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乱弹八卦 - 正文*

祥子:农村“会荒”源于干部懒惰思维作祟

常常^ 2017-6-27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河南郑州、漯河、许昌和开封等4地市发现,“村干部三天两头到乡政府开会”成常态,而在有的地方村民会议却难见踪影,多地村民说不清谁是本村村委会主任。(6月27日 新华网)

村干部陷“会海”,而村民却陷“会荒”,鲜明反差的两种极端,显然都不是公众想要的结果,村干部整天应对各种会议,会场变成了“主战场”,为村民办事情的时间也就必然减少。反之,村干部不组织村民开会,该传达的精神不传达,该给村民行使的权力被忽视,令有的村民愤愤不平,再所难免。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村干部不开会,是因会议“不好开”,村民想开会却抱怨村干部“不敢开”。客观来讲,村干部有村干部的难处,村民会议“不好组织”,“村民不愿意来开会”,有的地方为了召集村民开,只能通过发钱的方式,请村民来开会。但是,如果以此为借口而不组织会议,显然有失自身职责。

或许,在村干部看来,村民会议“不好组织”,有的忙于事务,不愿意参会;也有的外出务工,赶不回来参会;大家发表意见,也不好统一,所以干脆替村民全权作主,一切会议全省掉了。

然而,定期召开村民会议,向村民传达上级有关精神,听取村民相关意见建设,是村委会的一项职能职责。如果将“会荒”的责任全推向村民,显然有失公平,难以为自己避责。村干部应该深刻反思,为什么村民不愿来参会?如果村民发表的意见能采纳,或有合理的解释,行使的权力能得到充分的彰显,村民会错过这样的会议吗?而从众多群众身边的“老大难”问题中,不难读出村干部失责行为。

村民之所以不愿参会,就是因为这样的会议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成为一种形式,所以才会避会不来。同时,村民抱怨“会荒”,更是表达一种诉求,对村民会议解决身边问题的期盼。

要解决农村“会荒”现状,无外乎两种办法,一是在制度上对村民会议召开进行明确要求,打破一些村干部嫌开会麻烦的“不为”思想;二是加强监督,切实让村民会议发挥作用,成为表达诉求,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唯有如此,村民会议才能真正走上正轨,不再陷入“会荒”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