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乱弹八卦 - 正文*

说点莫言

蔡怀森 2017-10-26

说 点 莫 言

蔡 怀 森

知道莫言也就是近几年的事。

查了一下,莫言发表过不少作品,主要是小说。即使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一些主要代表性作品也只是随便翻翻,没有认真读过。莫言的小说往往有意识流手法,多视角叙事,意象比喻、自由个性联想的东西要多一些,读着有些费劲,这年头人们读文学作品多是寻些直接的感观趣味而已,就像愿看小品,不看话剧,听一首歌而不喜欢歌剧。

莫言是山东高密县人,1976年当兵入伍,1982年提干,1984年进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

在那一段时期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山东农村小学文化的农家子弟,没有任何背景,参军入伍属正常,入个党当个班长也有可能,但能提升成军官,还能进解放军艺术学院,这就有些令人惊诧了,即或莫言当时再有怎样的才华,也就如同他的老乡,如今红遍天下的山东农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不给他们一个发展表现的平台,莫言这个就象是隔壁巷头炕烧饼的老汉,此刻八成应该在高密西北乡种地放羊,当然大衣哥朱之文也只能还是在田间地头吼几嗓子,还被人讥为“二傻子”。

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章至少有一半应归功于解放军这支队伍,特别是赏识提拔他的领导。

还未体味过莫言文学作品的内涵与真谛,当然也就没有资格去评价他,直到最近看到一篇莫言在一个文学论坛上的演讲,始有了一些感悟,也对莫言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这年头一些专家、学者、教授、大师常有演讲,一套套说辞,思维敏捷,语言流畅,引经典据,逻辑严谨,时代发展,人文社会,讴歌主流,励志人生,“心灵鸡汤”……。

莫言的这篇演讲开篇就是:“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无比复杂,但认真想一想也不就是贫困者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受和刺激—基本上就是这么一点事”。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莫言这寥寥数语让多少理论,主义,思想,“心灵鸡汤”显得单薄而无味—“就是这么一点事而已”。

莫言还说:“毫无疑问,贫富与欲望依然是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们痛苦或欢乐的根源。中国人近年来的物质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善,个人的自由度比较之以前也有了大幅度的宽松,但人们的幸福感却没有多大提高,因为财富分配不公,少数人利用不正当的手段致富导致贫富悬殊已成为影响社会安定的主要原因”。

莫言在这里没有什么“价值观”,“主流”,“正能量”的深刻阐述,只是以近乎白话的语气,揭示了现实社会中的主要矛盾。莫言还说:“那些非法致富的暴发户们包括一些二代,骄奢淫逸,张牙舞爪又引起了下层百姓的仇视,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强烈的仇富心理。而富豪与权势的勾结又制造出种种的恶政和冤案,这就使老百姓在仇富心理之外又加了一种仇官心理。仇富与仇官的心理借助网络这一现代化的传播方式,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滔天巨浪,使得某些人物和阶层谈网色变,恶行有所收敛。但网络自身也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

莫言告诉了人们在社会矛盾背后存在的尖锐问题,说到了“骄奢淫逸,张牙舞爪”,说到了“富豪”与“权势”,“恶政”和“冤案”。

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科技进步,科技创新,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需要,一直是伟大光荣正确的理念,是多少官员孜孜以求,赖以生存和升迁的动力。听听莫言是怎么说的:

莫言说:“一百年前,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曾提出科技救国的口号,三十多年前,中国的政治家提出科技兴国的口号,但时至今日我们感到人类面临着的最大危险就是日益先进的科技与日益膨胀的人类贪欲的结合。在人类贪婪欲望的刺激下,科技的发展已经背离了为人们精神和生活健康需求服务的正常轨道,而是在利润的驱动下,疯狂发展以满足人类的—其实是少数富贵者的病态需求。人类正在疯狂的向地球索取,我们把地球钻得千疮百孔,我们污染了河流、海洋和空气,我们拥挤在一起,用钢筋水泥筑起稀奇古怪的建筑,我们在这样的城市里放纵着自己的欲望,制造着永难消解的垃圾……”。

大师毕竟是大师,把一些问题看得如此深刻,看似有些极端,但细想想好像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莫言是文学大师,话题当然离不开文学家和文学。他说:“文学家大多也是爱财富、逐名利的。但文学和文学家其实担当着重大责任,文学要批判富人,歌颂穷人,当然批判的富人是为富不仁,或通过不正当手段致富的富人。文学中歌颂的穷人也应该是虽然穷但不失尊严的人”。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