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乱弹八卦 - 正文*

井底之蛙

杨玄清 2017-11-1

井底之蛙

——观《法医秦明》有感

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不论是做一个不幸的分母还是做一个不幸的分子,结局都令人扼腕,这就是生活。

在繁忙的生活里挤出时间看了这部网剧,已经不是当初未看的想法了,我痴迷于道具的逼真,被剧情吸引的忘乎所以,却也看的惊心动魄满心悲凉。在此之前,我是从未想过生活中的一点点导火线都可以引爆一个人背后的罪恶,人,原来背后都是有罪恶的,唯一的差别就是有人把这幅面孔展现给人们看,而有的人,忍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最后撒手人寰。

在剧中,所有案件最后的解析都让我十分的不解与惋惜,一个“情”字就把这一切着实概括的毫无剩余。忽觉有些难过,人都逃不过这个字,一个“情”促成了多少未来也毁掉了多少未来与美好。同时后怕过去我的所作所为,不知道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多久了。剧中的人物大都有报复心理,所以一般在法制节目看到的激情犯罪这里是看不到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变得十分的让人难已接受,我一直在思考到底那点燃导火索的是哪一个火柴呢?会让一个大家根本想不到的人起了杀心。对于人性,我还是如题目说的,我是井底之蛙。

不愿意相信人是丑陋的,是有原罪的,故而我一直把“人之初,性本善”和“性善论”挂在嘴边,以此来提醒自己看到人们美好的一面,故意的忽视掉黑暗的一面。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房子,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每一个房子里面都被装满了东西,但总有一个房子是留给内心黑暗的,要是有人来否认这个,我倒是觉得他是死不承认了,关于这个,我也在其中,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否认过我有这个小房子,可能在我众多房子里黑暗的是占了近一半的,可这能证明我是一个坏人吗?我觉得未必,这只是充分证明了我是一个有阴暗面且非常多的人,我没有杀人也没有放火,在心里翻江倒海的几千次甚至几万次又有什么用呢?我唯一的侥幸是我并没有付诸行动,在实施具体的黑暗计划上,我是庆幸我没有那个胆子的。

并没有看过原著,原因在于两方面,一则我是一个极其没有耐心的人,哪怕想一想几十万字我就已经胆怯而不想尝试;二则小说我实在看的少,也没有什么能激的起我看的欲望,当然第一个还是主要原因。看了很多评价,都说虽没有完全百分之百还原,但是较目前的中国的网络剧来看实属不错,法医题材的剧少之又少,这部剧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剧情紧凑而不拖沓,环环相扣使一切都那么的自然,唯一的不足便是法医的作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剧中法医秦明更像是一个会解剖的刑警秦明,使剧中的刑警显得不那么的有用,当然要注意的是,我并没有说剧中的刑警是一无所用的,一切都只是相比较而已。

比预料的重口味的多,杀人分尸剥皮油炸、脾脏破裂生蛆腐烂、捆绑石碑原罪救赎、埋葬同兄代替人生等等,总之我的确是过足了眼瘾,很爽,从不懂事到现在所看到的尸体无非就是那些身体如普通人一样的,耳听的也从未见过,但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剧中的是道具我才敢看,关于晚上看之后不敢睡觉的事情,我发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会说我觉得剧很好,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很害怕这种东西的人。

电视剧始终是个艺术品,艺术品是反映生活的却也是高于生活的,剧中的案件在我根本接触不到的世界里肯定是真实存在着的,也有无数的人想要在剧中寻找到一份刺激感,以此来满足被日复一日的工作消磨的好奇心,可是总有些人为此付出着,大家因为这部剧了解了法医,知道了他们的日常工作也知道他们是一个不被人理解的存在。

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李大宝相亲时对方知道她的职业是法医而表现的嫌弃感,也忘不了对方连手都不愿意握的距离感,更忘不了李大宝脸上的苦笑。她在剧中说“这份工作总得有人做,不是吗?”是啊,这份工作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杨澜

2016年12月2日 写于重庆

注: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