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乱弹八卦 - 正文*

文学的河流.作者:程汝明

程汝明 2017-11-2

文学的河流 .作者:程汝明

——致古丽婭

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催生了科幻小说、科幻电影及各类科幻图书。你的《班尼的世界》写的不错,我已转给主编。

你说,你要做第二个安妮宝贝,我认为,这很难,也没有必要,你就是你,做你自己最好。

安妮宝贝,是网络进入文学初级阶段的幸运儿。像“超级女生运动”,造就了李宇春,以后的各种“超级活动”,就再也没有推出一位歌者“女王”。

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八月未央》、《彼岸花》、《蔷薇岛屿》、《二三事》、《清醒纪》、《莲花》、《素年锦时》,其叙事达意,结体布排,采用意识流,时空置换,冷热交错,大小板块自由组合,易于刷屏的文字结构,对传统文学,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在当时,确实让人耳目一新。但文学,是一条割不断的历史河流,安妮宝贝他们,由于未能深度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养分,渐次显出:

——忽略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便带着贫乏、单调与苍白的声音,行走在文学边缘……

——唾弃小说是有血有肉的“中国故事”,玩无理由,无情节,滥抒情游戏,历史就着手将他们逐渐隐去……

——不认同,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拒绝细节的经典性,拒绝长篇小说单线、复线、多线立体交叉,牵动小说鲜活生命,进而在艺术层面,彻底反传统,偏离了正确的美学价值取向,走向他们的“文学断崖”……安妮宝贝最后推出的二十九万字小说《春宴》,便宣告了“后安妮宝贝时代”的终结。——《春宴》,以其通体杂乱,自由落体与身体写作,演义了,“我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人性劣根……

……网络,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介入文学,痞子蔡、李寻欢、邢育森、安妮宝贝……他们曾作过真诚的追求;而现在,站在“后安妮宝贝”坠崖的血色花前,我们不能不感慨万千——众多文学有识之士,正乘现代网络之舟,扬起民族文化风帆,驶向未来……

2017.10.30.夜.于空心巷.顽石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