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人生解读 - 正文*

自由的理想主义者

刘泞泽 2017-5-15

有一篇文章曾说过,这世上有三种笼中鸟:适应能力差的鸟,放弃了天空的梦,是悲观绝望的古典主义者;适应能力强的鸟,融入了主人的体制中,是顺从认命的现实主义者;而另一种鸟,它从未放弃希望,在窄小的笼中继续扑翼,有朝一日,重获自由,也只有这种鸟儿能享受自由的生活,这是鸟儿中的理想主义者。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胖子好比古典主义者,被现实无情的摧残,死于狱警的暴力之下;老布鲁斯之流,则是现实主义者,适应了监狱中体制化的生活,自由对他们来说,是华丽的坟墓;安迪是他们中的理想主义者,在监狱中因自身才能发光,播放唱片,扩充图书,他是自由的鸟儿,整个肖申克因他而美丽起来。

特别是播放唱片的一幕,令我感动不已。所有的囚犯痴痴地望着歌声飘来的方向,好像灵魂之鸟飞出了囚笼;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救赎。美妙的歌声在肖申克的上空诗意地盘旋,囚犯的灵魂在远方自由地起舞。那肖申克监狱的高墙,并没有将桎梏加诸你身,它禁锢的是你向往自由的灵魂。出狱的瑞德连上厕所也惯常地请求命令;重获自由的老布鲁斯,因重获自由感到痛苦。也许没有老布鲁斯的死亡,他们甚至不会发现他们已在潜移默化中被体制化,这些灵魂,已甘于囚禁。是啊,生命就是一道无情的选择题: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去死亡。

影片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强者自救,圣者渡人。”安迪做到了,在音乐飞翔的那一刻,囚犯们是自由的,是安迪让他们感受到了灵魂的自由。安迪不仅释放了自己,还渡化了瑞德,让好友重拾了自由生活的希望。

观赏完影片,不由思考,肖申克的救赎到底是什么?显然,是希望。只有心怀希望,坚持梦想,才能到达自由的彼岸。而希望,是在内心生长的,它在内心深处,别人无法触碰,除非我们自己囚禁它。像安迪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现实的囚笼关不住他,命运的无情打不败他,因为他的灵魂本来自由。他的羽毛太鲜亮了,纵使身陷囹圄,,他亦能生存,甚至是生活。高晓松的母亲教导他:“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一个灵魂自由的人,无论何时何地,身体和心灵,总会有一个在路上。

二十年的穿凿之痛,半英里的爬行之苦,终于到达了他的远方。太平洋的岸边,一家小旅馆,翻新的破船,阳光下的安迪和瑞德,开始了新的自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