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人生解读 - 正文*

忐忑“陪老”

涤仓 2017-6-12

当健康威胁着她们,时光便在恐吓着我们。吾心有三老,个个如珍宝。

自我记事以来,两个老人便一直相爱相杀。外婆柔软慈祥,对我很是呵护,奶奶强势乖张,扮演着大家长的严威。那6年时光爸妈的缺席,要论及父母,外婆若是“慈母”,奶奶便就是”严父”,而另一个老人便就是我的“守护神”了,现如今守护神已离开我多年,时常想起,心里便空落落的,越长大越觉得隐隐作痛,令人失落至极。与比同时也深深的为另外两个至亲挚爱诚惶诚恐……

从小到大,外婆都是我成长路上最公正温暖的阳光。这束阳光既照着大树也向着杂草。总在我没爹疼没娘爱时对我呵护有加,在我挨骂挨打时,关心之至,在我遭人嫌弃时,不离不弃……那时候每次送我回家的是她,抱我进她家的是她,让我踏实开心的也是她,她每次送我回家,到了近家的巷口,知道我会害怕,总会贴心的一边陪着我大声说话,一边遍遍安慰关心我并嘱咐明天再来……那时候的外婆在我心中是”天使”特别有安全感的,无论我发生了什么,她总能替我解决。就这样,她如“神”一般伴我走了那么多年,影响了那么多年!

读书时每次一回到家便急于了却心中的一桩惦念,往两个老人家走走看看……

可现如今天天在家,既感慨是上天眷顾又倍感是时光残酷。这种矛盾时时拨撩着那颗牵绊的心。每每多见一面便又增添一份苦恼。隔三差五一见,她们的脸色,皱纹,白发,动作……总能让人发现:她们在一天天老去,时光在一圈圈逼近。最为可怕的是这一切,我竟无能为力。

或许,命运此时把我扎根于此亦是天意。论时间,我还够年轻。远方相比于她们的老去再不是那么十万火急。尽管我能做的是只是微不足道,但至少,这期间我可少去很多异乡人所不能给的陪伴与遗憾!

渐渐地发现此时的她们,近则不能与前几年相比,也更不能与我儿时的她们相比。她们开始在听你讲话时需要大分贝的刺激,想帮你做事时习惯大把时间的消磨,对你絮叨的时候也会忘了次数……就这样我从惊讶,害怕,到习惯,便不得不承认时间脱胎换骨的力量。可是除了承受我好像再别无选择。

现在她们是个孩子。会特别依赖,需要陪伴,一个人的时候会胡思乱想:想子女,想自己,想家庭甚至会想起死亡。她们时不时会跟你讨论鬼神与托梦。在梦魇的笼罩下,你能深深的感受到她的无助与恐慌。多少次明明我都想有所为,但茫然的发现除了依着她,陪着她聊聊天,假装信着她相信的鬼神,任她供着她供的神明,维护着她心中的期许外,便也只能手足无措,独自唏嘘了……

我已长大,陪你变老。但惟愿上天垂怜这陪伴可以长些再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