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人生解读 - 正文*

鱼说

天窗 2017-7-1

不到七月的天却是燥热的难受,楼上空调滴答的流水更让我添加了几分火气!你丫是在嘲笑我家安不起空调么?是的,家徒四壁的我却是在羡慕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人在困难的时候连狗都撵着你。一些话曾经没说的都说了,一些事曾经没办的都办了。这是我似乎才发现:原来他们敬畏的不是哪个人,而是他手里的钱或者权!父亲不爱我了,好多年月没给他送钱了;哥哥不疼我了,好像上次让我办的事情我是办不到了;连跟屁虫小侄女都不理我了,大抵是我许久没给她买玩具了!一口一口的抽着廉价香烟,却又不停的踱着步子。嗓子不停地抖动着,却是不敢咳出来的!我是知道的,在另一扇门后睡着的是一只老虎!惊扰了她一掷万金貌美如花的清梦她会打我板子的!索性不再去想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拖拉着面条似腿走向客厅。

入眼的是一个一米五见方的大鱼缸,也只有它了!豪华的沙发换成了救命的汤药,可笑的一个小小的感冒加上这催命的汤药确是掏空了这个家!医院是对的、医生是对的、法律是对的!错的是我走错了医院的门,好好地医院不去却进了兽医站!满满都是畜生的味道!冰箱换了药罐子、彩电换了米和面!鱼缸不是不能换钱,只是在厨子上破了个大洞!我承认,那是我砸的!那时候,她还是一只家猫。在我发火的时候只是缩在沙发的角落!当一纸辞退信寄到我的家里,她竟华丽的变身为一只老虎!而我只有缩在这仅有的鱼缸下瑟瑟发抖。从那时起,我的世界里只有那几条面黄肌瘦的金鱼与一只爬不动的金钱龟。

对于这些鱼我是羡慕的,水里真的很凉快。它们慢慢漂在水里,清清摆动着鱼尾!两腮微微浮动,身体好似灌了铅慢的像个王八。谁让你们,学老子的?难道你们也是病秧子?难道你们也会伤心?那你们为什么不哭?不落泪呢?我突然明白了,它们是鱼落泪大概我是看不见的。肚子又开始咕噜了,或许我家那娘西皮觉得我吃米是浪费吧!晚上只给我喝了些米汤,又燥热的许久没睡早就饿了!对了,它们也是饿得!翻了翻破旧的箱子,宝似得拿着鱼食撒进鱼缸里。这时鱼儿就像半死等人让座的老太太打了鸡血,跳起了广场舞一样飞奔向鱼食!一个个争抢着,你不让我吃我就咬你!个大的应该是吃饱了,打胜仗一样游开。剩下个小的默默地捡食着残羹剩渣。“哈哈哈,谁让你们小时候不好好吃饭!长不大了挨欺负了吧?活该!

也许吃饱了,它们开始大步流星的巡视着他们的领海!那些大个头的鱼开始不安分的往外蹦着,仿佛要脱离这个束缚它们的枷锁。而那些小个子鱼仍在缸底寻找着哪怕一点点的残渣,我知道他们大抵是良民。看着那些往外蹦的大个子鱼,它们是想变成人吗?都说人是鱼变得。突然好像谁踩住了我的尾巴,我愤怒的把跳的最欢的那个大个子捞起扔在地上!狂吼:“看到了吧!外面不是你想要的那片海,你要死啦!死啦!好好的安逸日子不过让你蹦,哈哈哈!死啦!死了好!”“碰!你疯了吧?还让人睡觉不?你不用上班老娘还要上班养你这个病秧子!“世界好像静止了,我是不敢在和这条该死的鱼说人么的!她说的也许是对的,也许她在等我死了!对,她要我的房产!她走了,整个空荡的客厅只有我们两个!我在看它死,它在笑在呐喊!是的在它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笑容、看到了满足!

我突然像谢了气的皮球,爬似得到了里屋。只有它!那条大个子鱼在没人知道的角落跳着、笑着、放声歌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