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时事评论 - 正文*

李胜:务必从“官员绰号”中查出真腐败

静之道 2017-5-26

日前,中纪委官网刊发了北京门头沟原区长王洪钟的案件警示录。其中提到,他为追求看得见的政绩,大搞拆迁和市政工程,被老百姓鄙之以“王指倒”。法晚-观海解局记者发现,类似于“王指倒”的绰号在近些年查处的贪官身上并不鲜见,“拆迁大佐”(沈培平)、“六百帝”(万庆良)、“武爷”(武长顺)等等不一而足。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杂志表示,贪官绰号的背后是民心向背。(5月22日《法制晚报》)

显然,绰号,又称外号,有褒贬之分。如人们称杨善洲为“草帽书记”,称郑培民是“为民书记”,称牛玉儒为“平民书记”等,这些绰号均带有一定赞美之意。但相较于这些褒义的绰号而言,官员贬义的绰号则更多,如“拆迁大佐”沈培平、“六百帝”万庆良、“武爷”武长顺、“表哥”杨达才、“季挖挖”季建业等等。

其实,一些官员的绰号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与其思想和行为有着紧密关联。如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在任期间,因大拆大建并学日本语气说话被老百姓称为“拆迁大佐”。如果沈培平真心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就不会面对群众说出类似“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好,不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坏”的话语。当地群众称之为“拆迁大佐”,既是对其形象的讽刺,也是对其行为的不满。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干部的思想往往会自然不自然地反映到行动上。一些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干工作、作决策不考虑群众感受,不顾及党纪国法,自以为是,动辄用人一言堂、花钱一支笔、决策一张纸,甚至妄想搞一些“民心工程”为自己的仕途增添几分政绩,但结果却往往适得其反。试想一下,这些所谓的“民心工程”何尝不是百姓心中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看到这些东西、想到这些事情,老百姓心里难免会有些想法,当地群众结合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赠送其不同的绰号也在所难免。

官员绰号的背后,是官员行为和形象的缩影,也是民心的向背。一些官员的贬义绰号看似来自民间,其实源于自己的功利思想,源于手中的权力“跑偏”。从近几年查处的贪官来看,一些官员绰号几乎就是明显的腐败信号,甚至顺藤摸瓜,还一查一个准儿。因此,上级部门别把官员绰号不当回事。解决这个问题,既要在思想上教育引导好干部,又要在权力的管控上约束好干部。也只有多站在群众的立场上想问题,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百姓的“偏见”,才能使官员绰号只有褒义没有贬义!(文/李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