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世俗评说 - 正文*

美颜时代

九九黄花 2016-5-10

“怎么又看我的手机?”老婆怒气冲冲地责问。

“轻点,轻点,别被女儿听到,这个,这个,你懂的!”

“我懂个屁!一上厕所就拿我的手机,不就微信里有些美颜自拍女吗?!”

这应是我与老婆几乎每周都会有的貌似剑拔弩张其实却内含调笑的对话。偷窥猥琐男是老婆给我贴上的床帏标签,爱看她手机微信圈里美女的我,不得不被迫接受。

偷窥,一听这词会不会产生恶心感,脑海中闪现出某个龌龊男的形象?

别,假模假样!男人,谁没在精虫无所去液满会自溢的年代,有过这么一点点的蠢蠢欲动?一句话,偷非我所欲,窥亦非我所欲,可丫的两个亦皆非我所能控。女人呢?多情,李清照说:“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好一个倚门回首,换作男人就是十恶不赦的偷窥!

这是一个晒的时代,这是一个特别注重颜值的时代,这也是一个美颜极其容易的时代。打开老婆的微信圈,一般每天都会看到几张美颜过了的私人照,晒的人应该心里美美的,说实话,我这种爱看美女的人也心里美美的。

看老婆的手机,源于老婆嘴里发出的忿,边看着微信圈里的自拍,边嫉恨地说:“这人又自拍,又自拍……怎么弄的,那么漂亮,一点斑都没有!”于是,我说,给我看看。

“这应该用的是美颜相机拍的吧?”

“什么?美颜相机?”

“我去,这都不知道,你外星来的?”

查看过一个资料,介绍美颜相机软件的开发使用,源于对美图秀秀数据统计分析的发现,“人像美容”已经超过“美化”,成为了使用频次最高的功能模块。

以前处理图片要用photoshop等一些相对专业的软件,要会用“白平衡”“正片负冲”、“高 ISO 降噪”、滤镜等专业名词隐含的功能来美化图片。处理一张图片往往要花上好长时间,水平不行的还往往只有中途作罢,转而去求助专业人士。非一般人士,尤其是爱美女性所能完成。

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美图秀秀,只要点下一键磨皮、一键美白,就能“美白”、“瘦脸”和“祛痘”。而今“美颜相机”的出现则进一步简化了步骤,一个按键几秒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所有的美化程序。

帮老婆手机上安装上这个软件,她迅即就对“机”理红妆,延时3秒,“咔”、“叮咚”。

“啊,啊,皱纹没了,斑也没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下次我也拍两张上传。”

“拉倒吧,别被女儿知道,把你损得又老火上身!”

“嘁!就带你偷看,不带我‘偷拍’吗?!”

“‘美’满足了人性最本质的需求,是人自我炫耀、自我表达和被认同的开始。”美颜相机开发者如此说,我表示认同,它提升着自我向外贩卖的一种信心。在这样一个男要高富帅女要白富美的年代,难说美化不重要!

我一般不会发自拍,即使发,也是青春年少时的自然美照。而今扬长避短,会去发些文字,因为觉得信手涂抹比美颜自拍更适合自己的年龄与性别。从某种角度上讲,发文字与发自拍所想达到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期许得到正面的回应,只是发自拍的人会更缺乏耐心,一旦没有正面的反馈也会比发文字者受到更大的压力。

近来,爱发文字的我发的越来越少了,原因可找这找那,其实很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得到足够的回应。想想,在全员写信息的政府机关,你写一篇没登,写二篇没刊,还能有多少激情持之?相反,若有一篇被录用,那内心拥起的愉悦,是不是会像一个阳萎男人在常用嫌弃眼神迎合着的女人身上成功一次后,或口头或内心会高喊着“我行呢我行呢”,并进而不怕肾虚连续耕耘一样呢?想来,常人多少是如此的。

美颜时代啊,美的是颜,美的又不只是颜,美的更是为了得到外界的认可,这乃动物界万古恒定的需求,如孔雀开屏炫耀着自己美丽,也在吸引雌孔雀,求得一欢延续后代一样。

生于世间,皆然,可装,可清高,但要知道,自己至少有一个方面是经过美化后展示在他人面前的!